第六章

作者:王朔 发表时间:2020-01-10 22:24:33

  一辆美式吉普自东向西疾驶而来。路边骑车上班的行人看到开车的是个硝烟满身的美军上将无不大惊失色。

  “这是哪儿刚空投下来的?怎么没人管他?我们的军队呢?”

  于观和冯小刚穿着中士军装,头上扣着沉重的钢盔,各抱了步枪坐在吉普车后座上,不时被颠得屁股腾空,叮当乱响。

  “将军,我们是在德国,请您注意安全。”于观扶正钢盔大声说。

  “我知道是在德国,瞧公路被我们的空军炸得到处是弹坑。”

  中国“巴顿”有意把车开得倏忽乱飘。

  “下面该什么词了?”于观小声问冯小刚。

  冯小刚掩嘴道:“冰激淋。”

  “噢,将军,我们有一礼拜没吃到冰激淋了,连可口可乐都不是原装的。”于观大声说。

  “让美国空军给我们运!”“上将”回答。

  “噢,将军,听说供应给我们的骆驼香烟都在安特卫普让后方那些坏蛋批发给比利时倒爷了。”

  “连我们的口香糖都嚼在那些意大利妓女嘴里,我嘴臭得都没法吻那些欢迎我们的巴黎娘们儿了。”冯小刚撅着嘴抱怨。

  “给艾克打电报。”“上将”满不在乎地说,“我要把这些坏蛋统统枪毙!”

  杨重戴了顶美国宪兵的白钢盔,忙着给路口的交通警递烟:“帮帮忙师傅,我就替您一小会儿。”

  “你们拍的什么片子?”交通警一边下岗台一边问。

  “打仗的。”

  杨重迅速站上岗台,伸出一只五指张开的手掌迎头拦住直冲过来的吉普。

  吉普车一个急刹车,于观、冯小刚像两袋土豆砸在“上将”身上。于观连滚带爬地站起来,狐假虎威地嚷:“嘿,看不见我们是美军么?”

  “任何人都检查证件。”马青挟着枪严肃地走上前,“有情报说,德国人正假扮成美军搞破坏。”

  “上将”目光尖锐地瞟了马青一眼,噗地吐掉嘴里的雪茄,骄横地站起来,掏出皱巴巴的船形帽刷刷掸去挡风玻璃上马青泼上的那桶灰土,露出杨重一笔一划画上的五颗白五角星。

  与此同时,马青、杨重咔地一个立正,胸脯挺得像个孕妇,一齐扎了自己一个有力标准的礼。

  杨重当场就翻白眼跪倒了,枪托重重地杵在地上。

  围观的群众热烈鼓掌。

  “快快,把将军服给我!”

  吉普车还没停稳,于观和冯小刚就一边扒着自己的衣裳一边跳下车,接过镶金边的呢子裤就往腿上套。

  杨重马青扛着枪满头大汗跌跌撞撞从外边跑进来。

  “快换装。”于观朝他们喊,“来不及就光换肩章。”

  “上将”此刻正站在院门口和穿了身皱巴巴的下士军装的啤酒厂传达室大爷亲切攀谈:

  “近来好么,汤姆?”

  “报告将军,我老伴从新泽西来信,说我家奶牛又挤不出奶了。”

  “买头新的嘛,汤姆,战役结束我就提升你为上士。”

  “好了,将军。”烫了头穿得像个女特务似的丁小鲁喊,“可以开会了。”

  会议室里,令人生疑的“将军”们垂手肃立。门外传来一阵皮靴响,戎装笔挺的“上将”满面春风地走进来,双方打了个不尴不尬的照面,彼此心中暗惊。“上将”蹦出一句生硬的英语,“鼓捣满拧--先生们。”

  “满拧满拧。”“将军”们七嘴八舌回答。

  “将军,德国地图实在搞不着,只好弄一上海地图您凑和部署吧。”

  冯小刚说完,刷地一声拉开墙上的布帘,将一枝台球棍递给“上将”。

  “上将”举棍在墙上的地图上戳戳点点比划了一气,转过身来面对众“将军”。

  “张军长。”

  “有!”杨重挺着胸脯站起来。

  “你的部队现在哪里?”

  “我的部队已经到达闸北。”

  “李军长。”

  “有!”马青英姿勃勃地站起来。

  “你的部队现在哪里?”

  “我的部队都在西郊公园。”

  “太慢了,下午五点一定要到徐家汇。蒙蒂的部队现在哪里?”“上将”转问冯小刚。

  “他们昨天就已经占领了吴淞镇,现在五角场一带布防。”冯小刚回答。

  “给我八百吨气油。”杨重道,“我的坦克明天就能到外滩。”

  “于司令。”

  “在。”于观从桌旁站起来,扔掉手中正吸的烟。

  “你的装甲师为什么没有消息?”

  “我的装甲师还在宝山。我遭到了党卫军的反攻,我的部队损失惨重,只剩五辆坦克了,我的参谋长也战死了。”

  “张军长,你接替于司令的指挥。于司令,我批准你回国休假,你和南希三年没见面了,你该回去看看她和你的三个孩子,替我问候南希。”

  “我为党国立过战功,我在北非流过血,我在犹他海滩负过伤。”

  于观抗议地嚷嚷,走出会议室。刚出门就在外面台阶上拢着手点着一支烟。

  正靠着墙根儿懒洋洋晒太阳的丁小鲁问:“完了么?”

  “还侃呢。”于观在台阶上坐下,一口口吸烟。

  他一阵剧烈咳嗽,吐出一口浓痰,眼泪汪汪地喘息。

  “烟抽太多了。”丁小鲁关切地看他一眼,“少抽点。”

  “困,困得厉害。”于观揉眼睛。

  “你真觉得这活报剧有意义?”

  “怎么是活报剧?这是正事。”于观看她一眼。

  丁小鲁叹口气,“有时想想也怪可怕的,连我们之间也没一句实话了。”

  “你这个情绪不对嘛……”

  “你别跟我说这个!”丁小鲁打断他,锐利地看于观一眼,“我不要听你这套。你让我觉得费解于观,现在我还看不清你,不知道你到底心里在想什么。不过有一句话我要告诉你,你说服不了我。”

  冯小刚从里面出来,对于观说,“给棵烟,憋坏了。”

  于观掏出烟盒让他抽走一支,“说到哪儿了?”

  “还在谈军需品的分配份额,杨重和艾克吵得很厉害。”冯小刚点着烟又进去了。

  “该死!只要给我八百吨汽油,我就能让孩子们回美国过圣诞节。”杨重的声音从屋里传出来。

  “国会不希望在四四年结束战争,我们还没准备好为整个欧洲提供面包。”

  “今儿是什么日子?”于观冷丁问丁小鲁。

  “不知道,好久没看日历了。”

  一个男人兴冲冲走进来,瞧见于观就扬手打招呼:“嘿,我来了。”

  于观定睛瞧了这男人一会儿,认出是那个素怀大志的厨子。

  “你先等会儿,这屋里完了就拷打你。”

  “刚下班?”丁小鲁客气地和他打招呼。

  “请假,这事重要呵。”厨子乐呵呵地说。

  “什么时候到你们那饭店吃一顿?”于观说。

  “没问题,去就提我,绝对优惠。”

  “这里面怎么还不完?”丁小鲁等得有点不耐烦,“哪来那么多说的?说好了中午要给人家还服装的。”

  “这是给我预备的老虎凳么?”

  “对,那摞砖头也是你的,五块够么?”

  “差不多,也不一定,别忘了我从小练过体操。”

  “困,老觉得睁不开眼,闭眼就想睡。”于观又咳嗽。

  “你这么熬下去,会把身体拼垮的。”

  这时,会议室门开了,“将军”们疲惫不堪地走出来,惟独“上将”依旧神采奕奕,劲头十足。

  “中士,把我的车开过来。”

  “抱歉,您这车中午以前得还,劳驾您还是骑自行车回家吧。”丁小鲁上前道,“慢走,您这身衣裳也得扒下来。”

  刘美萍端着个照相机过来,给“上将”拍了一通照,对他说:“明天您还是这个时候来取照片。您想放大,拿回底片您另放,这个不包括在内。”

  于观站起来,拍拍屁股上的土,招呼大家:“都过来都过来,大家搭把手,把这位先生吊起来。”

  厨子还在笑,杨重一个绊儿把他撂倒在当院。

  厨子四马攒蹄被吊到房梁上,马青抖着手里的皮鞭像地狱里的小鬼似的问:“说,你的上级是谁?下级又是谁?”

  “上级的姓名住址我知道,下级的姓名住址我也知道,可这是我们的组织秘密,不能告诉你。”

  “你说不说?”马青也实在累了,喊不出声。

  “打死我也不说。”

  “好,那我就打死你!”


图书 【你不是一个俗人】 由书友分享至【佳人书】jiarenshu.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