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章

作者:柯怡 发表时间:2020-01-13 21:14:20
    唐烨集团的总裁日前在回台湾后,离奇的失踪了,至今仍下落不明。
     全世界的报纸在这几天的头版皆刊登着这件事,显示唐烨集团总裁失踪确实是件重大的事情。
     敛苍焱盯着报纸的头条,嘴角勾起一抹嘲弄的笑意,然后把它丢到垃圾筒里。
     他停伫在一栋大厦前,看着公布栏上一张红色的广告单,再抬头仰望。
     “第二十楼……”
     他沉思了一会儿,毅然的走进大厦内,搭乘电梯直达二十楼,当他正要跨出电梯时,一个男人气急败坏的走了进来,口中还念念有辞。
     “搞什么,是应征房客还是应征男佣,多瞟她一眼都不行,这女人简直是变态。”即使电梯已经下降,敛苍焱仍旧听得到他的抱怨。
     男佣?他稍稍扬起有趣的眉毛。
     走向目的地,按下门钤,屋内立即响起一阵清脆悦耳的女子嗓音,只是这女人似乎正在气头上,火气挺恶劣的。
     “又是谁啊!”柯吟黛很不客气的应道。
     刚才那头色猪一进门就猛盯着她流口水,在这么多人面前还敢动手动脚,要不是她同事拉住她,她早一枪毙了他,都是他害她现在一肚子火气。
     “请问这里是不是有房间要出租?”敛苍焱礼貌及低沉性感的男性嗓音立即博得柯吟黛的好感。当她打开门时,脸上爆怒的情况已渐疏缓,不过仍稍微看得出一些余怒。令敛苍焱讶异的是,即使她正在气头上依旧不减她的美丽。
     她长得相当的美丽,心型脸蛋,白里透红的粉嫩肌肤彷佛吹弹可破般,一双美眸璀璨明亮,像极了两颗最耀眼的星星,顾盼之间似水流波,迷人至极,高挺的鼻梁显示她有自己的主见,瑰丽的唇瓣惹人遐思。
     她的美很有个性,不似娇弱般的美颜,彷佛像是天上的星星,平凡人是无幸拥有及摘取,他知道这种外表看似坚强的女人,一旦柔媚起来是最勾人心魂的。
     在敛苍焱打量柯吟黛的同时,柯吟黛也将他从头打量到脚。他很高,肩膀挺宽厚的,在身材上,她可以给他八十分,因为穿着衣服看是不错,可是脱掉衣服后就不见得了,很多男人衣服一脱掉,一个啤酒肚就跑了出来。
     至于他的五宫……老天!她发誓,她这辈子还没见过像他这么英俊的男人,黑如子夜的深邃瞳眸好似漩涡般,能让人们的目光永远地沉沦在里头,那是张勾人魂魄的俊容,俨然是上帝最完美的雕塑品,找不出任何一点瑕疵。
     他比一些男明星还来得显眼,削瘦坚硬的脸庞,二片薄冽的唇正弯成一道性感的弧度,即使他身上穿着廉价的衣服,也毫不损减他王者般的风范,生平第一次,她看男人看呆掉。
     不过,有一点令她十分地在意,那就是这个男人给人的感觉及气势,都显示出他不是个普通人,他该是站在高处的人中之龙,不该会流落至此才对……
     即使怀抱满腹疑虑,她仍对他露出一抹和善的笑容,“你要租房子?”
     “是的。”敛苍焱微微颔首。
     “请进。”柯吟黛把门开大一点好让他进入,“请问我要如何称呼你?”
     “我叫敛苍焱,收敛的敛,苍天的苍,三个火的焱。”他很详细的解释。
     “敛?有人姓敛?”柯吟黛颇为讶异,她稀奇地多看了他一眼,“好特别的一个姓。”
     “谢谢。”
     一踏进客厅,敛苍焱才发现客厅内居然有一大群人,而且个个一副--呃,该说凶神恶煞呢?还是说正义凛然?
     他的眉宇稍稍的拢起。
     “他们都是我的同事,知道我要把空房间租出去后,全部跑来说要帮我鉴定,怕我被人吃了。”说到这,她还不屑的哼了声。
     谁嫌自己活太久,腻了,敢打她的主意?!笑话!
     他们那群人八成是怕她会吃了来租房子的人才来的,目的不是阻止别人,而是阻止她!
     她的凶悍是业界赫赫有名的。
     敛苍焱睇了他们一眼,扬起礼貌的笑容,朝那些对他品头论足的人打着招呼,“你们好。”
     他是来租房子的,要是摆着一张脸恐怕会到处碰壁,所以他不得不露出无害的笑容来,要在商场上无往不利,首要条件就是要能屈能伸,他之所以能在商界占有一席之地,就是因为他把“识时务者为俊杰”这句话奉为圭臬。
     “先生,你从哪来的?”小陈首先开口询问。
     “我是本地人。”
     “你既然住在高雄,为何还要出来租房子?”惠伶疑惑地问。
     “逃婚。”他回答的简单扼要。
     闻言,众人面面相觑。
     “我母亲急着要抱孙子,我却不想这么早结婚,所以才会离家出走,抗议她的行为。”
     “我能不能冒昧的请问你现在几岁了?”阿丽好奇地问。
     “刚好三十。”
     “三十?!都三十了,别人搞不好已经是几个孩子的爸了,你还嫌早?!请问你认为要到几岁结婚才不算早?”小林白了他一眼,对于他的说辞很感冒,因为他是想娶也娶不到人,因此对于敛苍焱能娶却不娶的行为十分地不悦。
     “喂!小林,讲话口气给我好一点。”柯吟黛粗鲁的踹他一下,“人家是客人,你懂不懂礼貌?”她斥道。
     “是,组长。”小林自认倒霉的咕哝。
     看着她的举动,敛苍焱略微挑高浓眉,为了一个长相这么美丽,行为举止却是如此粗鲁的女人感到一丝的兴趣。
     “嘿!组长,我看小林的话没吓到他,反而是你的粗鲁吓到人家了。”惠伶调侃道。
     “对呀!组长,你能不能“幼秀”一点,赶快坐下来,别再吓人了。”阿丽伸手把她拉到身边坐下。
     敛苍焱扬唇浅笑着。
     “请问一下,我必须站着接受你们的询问吗?”所有人都坐着,而且把客厅的椅子都坐满了,只剩下他一个站在那像个呆子似的,“这样好象是警察在审问犯人,不过真正的警察审问犯人,应该也有张椅子让犯人坐吧。”
     “你就先站一会儿,如果没通过我们这关,你马上就可以滚了,不会碍到你太久时间。”小林好心的回答他,但说话的口气还是很欠扁。
     柯吟黛白了他一眼,“从现在开始,没有我的命令,你再开口的话,就准备给我调到交通大队去指挥交通!”她恶狠狠地恐吓道。
     “你们全是警察?”敛苍焱目光一闪,感到有点惊讶,难怪眼前这几个人一字排开时,气势会如此吓人。
     “嗯!我是他们的小组长。”柯吟黛答道:“平时我们就是这样闹惯了,希望你不会介意。”
     敛苍焱笑了笑,“不会的。”
     “对了,你在哪高就?”柯吟黛问。
     “之前是帮家里做事,现在工作还没着落。”他保守地回答。
     “那你家里是做什么事的?”
     “食衣住行育乐,多多少少都有牵涉到。”
     “啥?”众人互觑着,“杂货店吗?”
     “如果你们要这么称呼也行。”敛苍焱垂下眼帘,掩饰他眸底一闪而过的笑意。
     如果被他父母听见,他们那享誉全球的大集团被人称为杂货店,不捉狂才怪,他更可以想象他母亲陷入歇斯底里时的疯狂模样了。
     “你家里还有什么人?”
     “我是独子,父母均健在。”
     “难怪你会这么叛逆,原来是从小都被人呵护着。”
     敛苍焱不置可否。
     “我必须告诉你,因为我是个警察,所以生活作息很乱,经常忙得没时间整理屋子,因此我希望你能负责整个屋子的清洁,这点你做得到吗?”截至目前为止,她已经被十几个男人拒绝了,没有一个肯答应的。
     “整理房子?!”他讲话的音调陡地降了一个音阶,大家全明显的感觉到了,“你要我整理房子?!”他是不是听错了?
     “是的,你无法接受?”她反睇着他,她的直觉告诉她,他绝不是寻常人,他如果反对那是很正常的事,她并不会觉得讶异。
     敛苍焱本想一口回绝,不过当他看见柯吟黛那一脸“她早猜得到”的表情,他立即改变主意,“我想我可以胜任。”
     “你答应?!”这下换大伙儿被他给吓到,“你真的答应了?!”
     柯吟黛颇为讶异的盯着他,看他明明是要拒绝的,怎会突然改变了心意?
     “有何不对?保持屋子的清洁是理所当然的。”
     “可是你是个男人,是个堂堂七尺之躯的大男人耶!”小陈不苟同地皱起眉,“整理屋子是女人做的事。”
     “世上只有女人和男人二种,女人不做时,当然男人就必须捡来做了,不是吗?”他说得头头是道,其它人根本无法反驳半句。
     “话是这么说没错啦!可是……”
     “你别以为每个男人都和你一样是个大沙猪。”阿丽赏了颗大白眼给小陈。
     “我有我的坚持。”小陈抗议道。
     “少扯了,你有什么坚持,还不是面子作祟。”惠伶接着吐他槽。
     “我--”
     “好了,你们全给我闭上嘴巴。”柯吟黛不耐地低喝,“我在和人家谈话,你们东插一句西插一句,你们到底懂不懂什么叫礼貌?”
     众人被她这么一喝,立刻乖得像小猫一样,果真没人敢再开口说半句话。
     见状,敛苍焱心中不禁莞尔,顿时明白这个女人在其它人心中的地位有几分了。
     “你的同事都很好玩,我不会介意的。”他很大方的说。
     “你的气度还真不错,要是换成其它人,早就翻脸不认人了,你居然还能一脸笑意,真不晓得该说你厉害,还是说你太蠢了?”柯吟黛语带双关地暗示道。
     敛苍焱脸上还是挂着一抹笑,没有答话。
     “来吧!看看你的房间,希望你会满意。”柯吟黛起身,领着敛苍焱走到她准备出租的房间,把一群人丢在客厅里偷偷窃笑着。
     敛苍焱望了他们一眼,对于他们那诡异的笑容感到不解。
     走到房间门口,柯吟黛手放在门把上,在开门前她必须让这个男人有个心理准备。
     “这个房间是完全凭我的喜好弄的,但我只喜欢这个样子,所以没想过适不适合人住。如果你认为你无法接受,你可以告诉我,我会立刻找人弄成你喜欢的样子,这是你的权利,千万别勉强自己。”这间房间十个看了,没一个不皱眉的,所以她很有自知之明。
     敛苍焱点头,听她这么说,倒有些好奇这房间会是啥模样了。
     “好,那我要开门了,记得先深呼吸。”上回小陈就是被她这房间吓得忘了呼吸,差点送医急救。
     敛苍焱虽不明所以,但仍依言先深吸了口气。
     “很好。”柯吟黛看到他深吸口气后才敢打开房门,“看吧!”
     当房门被推开的那一刹那,敛苍焱发现自己真的停住了呼吸,他瞪大了双眼,难以置信地盯着房里的装潢,半晌说不出话来。
     看他如此震惊的模样,柯吟黛知道这个男人铁定又被吓坏了。
     她叹了口气,感慨为何没人懂她的艺术细胞呢?
     “好吧!你想改成什么模样,你可以告诉我了。”
     “谁说我要改了?”敛苍焱奇怪地把目光移到她脸上,“这房间我很喜欢。”
     房间内是完全的黑,从床铺、枕头套、桌子、椅子、地板、天花板、浴室……等等,总之,房间内看得到的全是黑色的东西,甚至连窗帘都是黑的,不晓得她是去哪变出黑色窗帘的?
     “你喜欢?!”柯吟黛差点掉了下巴,“你真的喜欢?!”她忍不住怪叫。她的声音惹来客厅那群人的侧目。
     她像见鬼般地直打量着敛苍焱,一点也没有找到知心人的喜悦。
     喜欢这么黑的人,心理绝对是深沉的,她是嫉恶如仇,痛恨极了坏人,而他呢?
     她眯起眼,脑中闪过一丝警讯。
     “满意极了。”事实上,他的房间就是一系列的黑,他母亲曾经为此和他吵翻了天,最后还是由了他。
     他喜欢黑色,愈黑愈好,而柯吟黛的这个房间正好合了他的口味。
     他走了进去,拉开窗帘,发现窗框居然也是黑的,这个房间果然找不到另一种颜色,除了灯泡例外。由此可见,柯吟黛在里头下了多少苦心,要把任何东西都换成黑色的,说容易很容易,说难也很难,尤其是小细节的地方。
     “我决定要租下来,租金任你开,只要让我住在这间房间,我什么都可以忍受。”他飞快地道。
     “这不是真的,世上居然有这种怪胎?!”小林发出惊呼,“竟然有人喜欢那种房间!拜托!那是人可以住的吗?我要是住在里头,不出半天绝对会闷死。”
     其它人点头如捣蒜地附和着。
     “我是真的非常喜欢这个房间,你决定让我租下了吗?”
     柯吟黛看了其它人一眼,小林喊道:“等一下,让我们开一下会。”他和其它人又回到客厅窃窃私语。
     敛苍焱狐疑地望向柯吟黛,后者则一脸无奈。
     “对了,为什么你一个女人住的房子,却一定要找个男房客?”
     柯吟黛把目光调向他,“这是他们那几个的主意。”
     他们来帮她面试这些想租房子的人的真正目的,就是想从中帮她找个男朋友,打算让他们来个近水楼台先得月,日久生情,好凑成一对。所以凡是已婚、离过婚,或者品性不佳……等等,只要他们看不顺眼的,就叫人滚蛋。
     “为什么?”
     “这你还是不要问比较好。”她好心地提醒他,“我不想给你造成心理负担。”
     她这么说,非但没让敛苍焱打消疑虑,反而还让他加深了想知道答案的欲望。
     一会儿,小林他们讨论完,便来到他们面前,“我们全数通过,决定让你在此住下。”
     柯吟黛没好气地睇着他们,真不晓得这房子究竟是谁的,为什么要由他们来作主?
     敛苍焱微微一笑,“谢谢,租金怎么算?”
     “租金不用了,反正是你负责屋子的清洁,我再收你租金就太过分了。”
     “我是来租房子的,租金怎能说不用。”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她屋子凌乱是举世闻名的,全警局没人不晓得她屋子有多乱,现在能这么干净,当然是她硬拉着眼前这一堆人,共同打扫了一整天才清干净的,否则只能用垃圾山来形容了。
     大家不约而同的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是啊!到时你就知道了。”
     对于这群怪怪的警察,敛苍焱感到有趣极了,看来这段时间待在这不会无聊了。
     ※※※
     敛苍焱拿出一副无框的眼镜戴上,他有轻微的近视,只有必要时才会戴上眼镜。
     他悠哉地坐在床上,背抵着床头柜,打开手提电脑,一双修长的手指飞快地在键盘上穿梭着,不一会,他已连上某个人的网址。
     陆易辰的计算机发出哔哔声,显示有人上网找他,他打开计算机,立即追踪到对方的服务器。
     “原来是咱们落跑的总裁啊!怎么,有何指教?”他在计算机打上一行揶揄的话。
     敛苍焱冷笑,“我一不在,你胆子就大了,敢调侃我?”
     “我怎么敢?”陆易辰在美国暗笑着。
     “天底下没有你陆易辰不敢的事。”敛苍焱哼了声。
     陆易辰在这头不断地点着头,“不愧是我的好朋友,这么熟悉我的个性。”
     “废话少说,公司现在如何了?”
     “你放心一切都依你的计画在进行,伯父现在可是忙得一个头两个大。”他是敛苍焱的亲信,大学时的死党,现今则是担任公司的副总裁,是敛苍焱工作上的得力伙伴。
     敛苍焱的父亲会忙得要死,其实是敛苍焱暗地吩附陆易辰加重工作量的。
     薄冽的唇勾起一抹弧度,“吃到苦头了吧!想找我麻烦,他们简直是痴人说梦话。”
     “你确定这样好吗?我看伯父似乎有点吃不消。”
     “他是闲太久,一时之间不太习惯而已,你放心,依他的健康程度,也许连你都比不上。”
     “大概吧!”他耸耸肩。
     “我妈呢?”
     “她呀!一天到晚在伯父身边吵着要他带她去环游世界,伯父简直快不胜其扰了。”
     敛苍焱忍不住露出一抹会意的笑容,“看这次她还学不学乖。”
     “我看,天底下只有你这个做儿子的会如此算计父母,身为你的父母不晓得是幸或不幸。”
     “谁叫他们逼我结婚,他们活该,怨不得人。”敛苍焱一点也不认为自己有错。
     “你是该结婚了,都三十岁的人,不小了。”
     “别光顾着说我,你自己不也一样,别忘了,你还大我一岁。”
     “可是我已经有女朋友了呀!”陆易辰赶忙反驳。
     “我的女朋友不比你少。”
     “只是没一个可以让你爱的,至少我和我女朋友彼此相爱,我们随时可以步入礼堂;而你却不同,那些女人只能叫床伴,不是你的女朋友,你们之间毫无爱意。”
     “爱?!爱是什么东西?摸得着看得到吗?否则你怎么知道我对她们没有爱?”敛苍焱冷嗤一声。
     “不用和我争论这些无意义的事,反正你爱怎么做是你的事,只要不太过分,我是没有权利开口阻止你,不过我还是希望你能早日回到你的岗位来。”
     “我自从接手公司后,就没真正休假过,我要趁这个机会好好的休息一下,等休息够了,我自会回去。”
     “嗯!还有什么事吗?”
     “没了,我不过是想问问公司的事,现在知道我爸处理得很好,那我就不用担心了。记得,如果真有什么急事找我,寄E-MAIL给我。”
     “嗯!我会的。”
     “还有,我交代的那件事,你办得如何了?”
     “我已经着手处理了,相信再过不久,警方会给我们消息的。”
     “嗯!叫他们动作快点,我想在我不在的这段时间内,一定会有更多的问题发生。”
     “我也相信。”
     “好了,就这样,没事的话,下次再联络了!”
     “拜拜!”
     退出网络,敛苍焱阖上计算机,走出房间。柯吟黛告诉他,她今天值班,明天一早才会回来,所以现在整间屋子只有他一人,因此他才可以肆无忌惮的四处摸索。
     他把整间屋子详细的看过一遍后,来到柯吟黛的房间,他试着转动门把,没想到柯吟黛居然如此信任他,房门竟然没锁!
     他走了进去,对于里头的东西只能用一个字形容--乱,而且活像刚遭小偷般的凌乱,衣服堆积了整个床铺,他真怀疑她究竟要睡在哪?
     而且不论地上或桌上,全叠满了一大堆的文件,都是一些案子的资料,还有一本比一本还厚的法律丛书,以及现今最流行的杂志、书刊。他发现这个女人什么书都看,上至天文下至地理,甚至连黄色书刊她也有好几本。
     他随手抽了几本大略翻了一下,她在每一本书上都有留下心得或疑问。可笑的是,PLAYGIRL上的男模特儿,她竟还把书上每个人的比例换算成真人大小,然后去计算谁的“那个”最有看头--
     这个女人……他皱眉地摇摇头,他真的很想知道这个女人的脑袋构造。
     放下书,打开她的衣柜,岂知门才一开,霎时一堆如山高的衣服顺势全落在他身上,他错愕地瞪着挂在他身上的女人内衣裤,惊讶的说不出话来。天底下怎么会有女人邋遢到这种程度的?!他难以置信地想着。
     “该死的。”他急忙把那些衣服塞回了衣柜内,“真是见鬼了,她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女人?!”
     她的外形是他这辈子见过最美的一个,但她的房间却也是他见过最凌乱的。哪有女人会把自己的房间搞成这副德行,她又不是男人!
     等等,她连房间都可以搞成这么乱了,那其它地方一定不用说了,无怪乎她不跟他收房租。美其名是找一个房客,实质上却是找一个佣人,一个廉价的佣人!因为这里的房租一个月顶多一万元,请一个佣人可不止这些钱。
     看不出来这个女人这么会计算。敛苍焱顿时有种上了贼船的感觉。
     女孩子的房间不像女孩子的,甚至比男人的还杂乱,她的行为举止可真让他大开了眼界。以往他到别的女人房间,闻到的都是一些香味,看到的情况都是干净到没有半点尘埃。唯独她,“特别的”让人不敢苟同。
     敛苍焱环视了四周一眼,嫌恶地撇撇嘴,当下决定还是到客厅看电视去。在这待久了,他怕会被她这种恶习给传染上,届时凄惨的可就是他了。
     她真是个会让人望之却步的女人。这是他看完整个屋子后所下的结论。

图书 【落难王子】 由书友分享至【佳人书】jiarenshu.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