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章

作者:柯怡 发表时间:2020-01-13 21:14:25
    “敛先生,你醒了吗?”一大早柯吟黛下班后,顺便买了二份早餐回家,她轻敲着敛苍焱的房门,低声的询问,唯恐吵醒了还在熟睡的他。
     一会儿,房门被拉开,敛苍焱一脸阴鸷地站在她面前。他有低血压,所以每天早上起床时,脸色都很难看。
     “早,有事吗?”他靠在门上难过地问道。
     “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是不是无法接受这房间的色调?你千万不要勉强自己……”
     “我有低血压。”他打断她的话。
     “哦!对了,我买了早餐回来,你要不要一块吃?”她扬扬手中一大包香喷喷的食物。
     他扫了那包食物一眼,“你买了什么?”
     “煎饺、玉米浓汤,你可以接受吗?”
     “爱极了。”他跟在她的后头走到客厅。
     “太好了,我还担心你会不喜欢。”她将比较大包的煎饺递给敛苍焱,“吃吃看,我很喜欢这家的煎饺,好吃的不得了,而且还是素食的哦!”
     “素食的?”他颇为讶异地盯着手中这包煎饺,“它是素食的?”
     “怎么?你排斥吃素吗?其实里面只是不加肉末而已,你不会就不吃了吧?”她可是素食主义者,如果可以吃素食,她绝对不会吃荤的,但要是没有素食的,她还是会勉为其难的吃荤的,她不是那种坚持非素食否则什么都不吃的人。人嘛!做事情本来就要有弹性,而她自认为自己弹性十足。
     “不,我只是觉得不可思议,以前我吃到的素食都令人很难下咽,但这煎饺好吃的让人察觉不出它是素食的。”
     “所以我说这家的煎饺很好吃吧!我三天两头就去光顾一次,现在老板都已经是我的好朋友了,每次我一去,他都会多送几粒给我,还算我便宜一点。如何,不赖吧!”
     “这是路边摊吗?”
     “不,是一家小店。”
     敛苍焱点头,他是第一次吃外头的食物,以往他所用餐的地方除了饭店之外,他根本不会选择其它地方。因为他觉得外面的食物似乎都不太干净,而且看起来没饭店的精致,根本引不起他的食欲。可他万万也没想到,外表丑丑的东西吃起来却堪称是人间美味!他真是小觑了外头的食物了。
     “对了,昨晚是第一天睡在这,有没有什么不习惯的地方?”柯吟黛边吃边问。
     敛苍焱摇头,“没有,这里很舒适,我挺喜欢的。”
     “喜欢就好。”柯吟黛点头,两三下解决自己的早餐,“你自己慢用吧!我要去睡了。”
     “你刚吃饱就要去睡觉?!这样对身体不太好。”他很注意自己的身体健康,低血压是原本体质的关系,他无法去改变,只能尽量加以改善。
     “没办法,警察的作息本来就很不定,而且很花费精神,一有空闲当然就是努力睡觉养足精神。我下午还要上班,剩没几个小时可以睡觉,当然得赶快补眠去了。”她起身朝自己的房间走去,走到一半她突然转过身,“你待会儿有要去哪吗?”
     “可能会四处定走,怎么,你有事吗?”他问。
     “我忘了帮你打一副钥匙,不然你先拿我的去用好了,你半夜总会在家吧?”
     他点头。
     “那就好。”她把钥匙抛给他,“十二点前赶回家帮我开门就行了,拜拜!”
     “拜拜。”含笑的眼在她进入房内关上门的那一刻迅速隐去,换上的是一双如鹰般锐利的眼神,他看了手中的钥匙一眼,对于她对他的信任再一次的感到疑虑。
     她为什么对他一点防御心也没有?是她自认为自己是警察,所以天不怕地不怕,抑或……她知道了什么?
     不可能。
     这几年他都住在美国,回台湾的机会少之又少,而且他从不让自己的长相在媒体曝光,他对外所使用的名字也不是“敛苍焱”,而是英文名字--麦斯。应该不会有人知道他敛苍焱就是唐烨集团的总裁,也没人知道他长什么模样,所以,她绝不可能知道他的真正身分……
     那究竟是为了什么原因?他深眸一敛陷入了沉思。
     他缓慢的吃完早餐,走到柯吟黛的房门口,轻敲了一下,无人响应,他小心翼翼地转动门把,房门再度应声而开。
     瞪着大敞的房门,他眯起了眼,她真的不怕他会对她怎么样吗?
     朝房内望去,只见柯吟黛躺在床上,呼吸平稳,显然已陷入熟睡之中,由此可见,她真的很累。
     之前他还在疑惑她一整床的衣服,人到底睡哪,现在他有答案了,她就直接睡在那些衣服上头。
     老天!她真不是普通的懒,连把衣服拨到旁边去也不肯。
     他皱着眉走向她,蓦地发现她的睡容竟是如此甜美,彷佛是个天使,美得那么不切实际,光这么盯着她的睡颜,他的心情就会得到前所未有的平静……
     敛苍焱不明白自己心底的那股震撼代表什么,他只知道自己的目光,居然就这么定在她的脸上,久久无法移去。
     他的脚像自己有意识般,悄然的走到床沿,弯下腰,手指轻轻划过她细嫩的肌肤,彷佛想证实她是真的。
     柯吟黛嘤咛了声,身子动了一下但没醒来,继续熟睡着,她真的很累。
     不自觉的,敛苍焱那紧绷的俊容竟柔和下来,他露出宠溺的笑容,轻轻地在床沿坐下,双手抵在她头部的两侧,俯身吻上她美丽的红唇。
     这个女人集所有特别于一身,这样的女人,他要定了!
     柯吟黛,是她自己太过信任他,就别怪他不伸手撷取她这朵美娇花了。刚好可以替他这次难得的假日添点乐趣。
     对于敛苍焱暗自决定的事,柯吟黛完全不知,仍旧熟睡着,而她的命运就这么被一个男人自作主张的决定了……
     ※※※
     “请问柯吟黛警官在吗?”敛苍焱提着一大盒的东西,走进柯吟黛服务的警察局。
     “你哪里找她?”值勤中的警员一脸狐疑地打量着他。
     “我是她的房客,帮她送晚餐过来的。”他淡淡的回答。
     “你从右边的楼梯上去,她的办公室在三楼。”警员指向后方的楼梯。
     敛苍焱望了过去,“我知道了,谢谢你。”
     他缓缓的步上楼梯,正要转上三楼的楼梯间,就听见柯吟黛冒火的怒喝声,他挑了挑眉,脚步放得更慢了。
     “该死的,小林,你皮在痒了是不是?!我要你去跟个人,你居然给我跟丢了?!对方还是个跛脚,你这个双脚健全、受过训练的警察,竟然跑不赢他,你简直是找死!”柯吟黛一双美眸跳跃着二簇炽热的火焰,她重重拍着桌子,对着杵在她面前一脸忏悔,连大气都不敢吭一下的小林大声咆哮着。
     小林缩了缩脖子,自知有错的垂着头,不敢有任何异议。
     “他可是我们破案的关键点,现在人跑了,你觉得该怎么办?上头给我们的破案期限就要到了,而你居然给我搞出这种乌龙,我真想一枪毙了你!”她快气炸了。
     “对不起,组长。”
     “你一句对不起,就能弥补你所犯下的错误吗?”她恶狠狠地瞪着他,“到时候上头怪罪下来,你担得起?”
     “我……”小林嗫嚅着。
     “你自己告诉我要怎么补救,否则真的耽误到案情,怠忽职守的罪你就自己看着办!”她威胁道,“说。”
     “我保证在三天内追回他。”小林毫不思索地立即给予承诺。
     “三天?你自己说的。”
     他重重地点着头。
     “很好,三天后我等你的好消息,倘若三天后再无任何进展,我就不管你了,任你去自生自灭。”她的能力顶多能再压下几天的时间,好帮小林拖些时间,让他去寻回他跟丢的人犯,否则一旦事情爆发,后果是不堪设想的。
     “是。”
     “好了,快去想办法吧!”她挥了挥手,“祝你好运。”
     领了令,小林急忙去找他的线人,看看有没有任何消息。在楼梯口,他撞见了敛苍焱,可惜他时间急迫,所以只是对他打个招呼便离去了。
     柯吟黛拿起桌上的水喝了几口后,正准备招来另一个人来炮轰一顿时,眼角扫到了刚进门的敛苍焱,她一怔。
     “你怎么来了?”她微愕地问。
     “我猜你晚餐可能还没吃,所以刚才我去吃饭时,顺便帮你买了一份。”他微笑的回答。
     “我早上才请你吃早餐,晚上你就迫不及待要还我这个人情啦!”柯吟黛几乎是立即起身迎向他,很自动地接过他手中的晚餐。
     她饿得很,本想再骂完一个人才去找吃的,没想到敛苍焱居然刚好会在这个时候送吃的过来,真是太棒了。
     “哇!这么丰盛,你是去哪买的?花了你不少钱吧!你不是还没有工作?何必那么破费。”她边说边不客气地用手捉起一尾虾子入口,“嗯!好吃。”
     他不答反道:“讨好你是应该的,因为你是我的房东。”
     “嘿!你真会做人。”他的回答令柯吟黛满意极了。
     “组长,你在吃什么?我们也要。”其它人闻到香味,一窝蜂的朝他们挤过来,看见敛苍焱带来的菜色,众人“哇”的声音此起彼落。
     “要吃什么自己拿吧!记得留一些给我就好了。”柯吟黛大方的把手中的晚餐分给大家吃,转眼间,食物就被搜括的差不多了。
     “你剩这些,够吃吗?”要是知道她会把她的晚餐分给其它人,他就多买几份。
     “我这个人的胃很奇怪,饿的比别人快,吃的却比别人少,吃一点点就觉得很饱了。”她这才开始动筷子吃起来。
     “那你的体力够用吗?”他很怀疑她会不会追贼追到一半,贼没追到,自己却先饿昏在路边了。
     她一笑,“安啦!我的体力要是不够的话,也不会爬到这个位置。”
     “你很喜欢这个工作?”他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狼吞虎咽的吃相,这也是他第一次看一个女人吃相这么粗鲁、难看的,活像三辈子没吃过饭似的。
     “谈不上喜不喜欢。”她耸了耸肩。
     “如果不喜欢,为何还要选这个工作?当警察的危险性很高。”
     “因为我的高中老师说我太过粗鲁,一点也不像女生,唯一适合我的工作只有警察而已,我想想也对,就跑来当警察了。”
     “你的老师真是英明。”
     她咧嘴笑道:“我也这么觉得,幸好当初没听我朋友的话,去做普通的上班族,不然不出三天,我铁定会闷死在办公室里。”
     敛苍焱淡笑,“基本上,我认为你投错了胎,你应该当个男人才是,当女人对你而言太浪费了。”
     “这你就错了,要是我这种长相却是个男儿身的话,你自己想象一下那种画面,能看吗?”
     “难道你都没有露出女人娇媚姿态的时候吗?”他实在很好奇,她是那么的美丽,要是她举手投足都像个女人的话……光想象那种画面,他的心就隐约地被挑动着。
     柯吟黛瞥了他一眼,顿时陷入无言的沉思中。
     见她秀眉蹙得死紧,一副纵使想破了头,也想不出个答案来的样子,敛苍焱真的被打败了。
     “你面对男朋友时也是这个样子?”
     “我没有男朋友。”
     “那……你在上床时,也是主导的一方吗?”他真的很想得到答案。
     她斜睨他,啧了声,“你问我,我问谁?”
     “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你不懂?告诉你,本小姐至今仍是清清白白的,我才没那么笨,随随便便就和男人上床,要是怀了孕怎么办?叫我挺个大肚子在街上捉贼吗?未婚生子的警察,不只是教坏小孩,传出去也不能听。”
     “你可以结婚。”他提醒她。
     “也许世界上的男人都能成为我的好朋友,但没有一个男人可以成为我的男人,你懂吗?因为没有一个男人可以忍受他的另一半那么粗鲁,我只会丢了他们的脸。”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原本必须用几卡车才载得完的追求者,至今全跑得无影无踪。
     “既然如此,你为何不改改你的个性?”他不解。
     “改?我为什么要改?谁说女人一定要为男人改变自己?告诉你,如果他真的爱我,他会连我的粗鲁也爱进去,否则他就不是真的爱我,既然不是真的爱我的男人,我干嘛再和他扯下去?无聊啊!吃饱没事做吗?”她不屑地哼了声,快速解决掉晚餐,十分准确地把它投进一旁的垃圾桶内。
     “难不成你要一辈子不嫁?”
     “如果有不怕死的想娶我,我也有可能把自己给嫁了。怎么,你想娶我吗?”柯吟黛慧黠的眼珠子灵活地转一圈后,不怀好意的把脸凑向他。
     盯着自己眼前的美丽唇瓣,敛苍焱蓦地忆起了早上他偷吻她的情景,目光倏地深沉下来,他还记得她的唇有多么柔软,多么地吸引他,要不是自己自制力够好,他绝对会毫不犹豫地贴上那二片红唇。
     “你想娶我就说,只要你说出口,我马上答应嫁你,如何?”她诱哄着他,红唇几乎快贴上他的。
     这个该死的女人,她分明在考验他的自制力!敛苍焱暗地低咒。
     “虽然我的行为举止是糟糕了点,但我出身也算不错,配你绝不会委屈了你,你可以放心的娶我,怎样,考虑看看吧!”说到最后,她整个人根本是完全贴在他身上。
     敛苍焱眯起了眼紧瞅着她,他倒要看看她想玩什么把戏。
     “组长,你别闹了,也许他很单纯的,你这样会吓坏他。”小陈好心地出声替他解围。
     “我可是说真的,焱,你绝对要相信我。”她的手轻轻地搭在他的心脏部位,“这是我给你的承诺,只要你开口说要娶我,我就嫁给你。”
     “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我恐怕无福消……”他话还没说完,就愕然地发现自己的嘴巴被柯吟黛给堵住了,他震惊地瞪大了眼,万万想不到她会在众目睽睽之下吻他!
     大家也被她的举动给吓得停住了所有动作,呆呆的盯着热吻中的两人,满脸的不敢置信。
     “好象……”离开他的唇后,柯吟黛嫣红的脸蛋露出迷茫的表情,她喃喃自语:“和我早上作的一个梦好象……”
     闻言,敛苍焱立即从激情中回过神,他迅速地敛起锐利的眼神,把她推开一点距离。
     “你怎么可以未经我的允许就吻我?”他冷声道。
     “你不是想看我娇媚的模样吗?刚才这样娇不娇?我记得以前去扫荡色情酒店时,里头的小姐都是这么做的,我不过是依样画葫芦。”她还煞有其事的对他抛媚眼、送飞吻。
     这个该死的女人,总有一天他会让她知道什么叫惹火上身、引火自焚。他暗中咬牙发誓。
     从柯吟黛瑰丽的唇瓣逸出如银铃般清脆的笑声,她妩媚地睇着敛苍焱,“怎么,吓坏了吗?是你想看我女人味的那一面,我才牺牲色相的表演一次给你看,要是别人,求我我都不想理他们呢!不信的话,你问问我的组员,他们跟在我身边这么多年了,何时曾看过?”
     敛苍焱迅速地往其它人看去,只见大家全化成了雕像,傻在原地,显然他们是被方才的画面给震呆了。由此可见,柯吟黛的话一点都没错……可是,为什么他是特别的?
     他成功的掩饰住自己的疑惑,柯吟黛丝毫未曾从他的脸上瞧出一丁点端倪。
     “这是我的荣幸?”他问。
     “当然是你的荣幸。”她白了他一眼,“我可是把你当成了自己人,你懂不懂?”
     “为什么?”
     “因为我们是同一种人啊!”
     “同一种人?”
     柯吟黛点头,“同一种人。”
     “哪一种人?”他逼问。
     “耶!你不要那么笨好不好,这也要我回答。”她不耐地微蹙秀眉,“这个你回去自己想就知道了,不需要我讲。”
     他深眸一敛。
     她到底知道了什么?
     “组长,你--你刚才和--和--”阿丽花了好久的时间才消化了柯吟黛刚才惊人的举动。
     “刚才的事你们就当作没看见。好了,没事了,大家继续做自己的事,快一点,别再发呆了!”她拍拍手,唤回大家的意识,“小陈,回魂了。”
     经她这么一呼,大家才如梦初醒般的回过神,纷纷去做自己的事,但私底下仍议论纷纷。
     “组长不会看上他了吧?”惠伶表情怪异地问。
     “有可能,原来组长是喜欢这种帅哥型的?”阿丽一脸恍然大悟。
     “他看起来是寒酸了点,不过咱们组长养得起他,所以无所谓,现在一些女强人不是都流行养小白脸?”小陈插话道。
     “嗯!有理,撇去那层不看,他的外表和咱们组长的确是绝配,没想到他才搬到组长家两天就得到组长的青睐,啧!不得了。”
     “说的也是,人帅就是不一样。”
     他们的讨论全数纳入敛苍焱和柯吟黛的耳中,只见柯吟黛抑制不住地纵声大笑着,而敛苍焱则抿紧了薄唇,没好气地瞪着他们。
     他看起来寒酸?哼!要不是他的演技够好,那就是他们的眼睛出了问题。
     她把手搭靠在他的肩上,一副哥俩好的模样,“他们很看好我们耶!”
     敛苍焱不置可否。
     “干脆这样,我们来演些戏耍耍他们。”她兴冲冲地提议道。
     她的提议引起他的兴趣,“演戏?”
     “是啊!他们这群兔崽子平时就爱看我笑话,我当然要回敬他们,否则太对不起他们了。”
     “你要如何回敬他们?”
     “你假装是我的男朋友如何?”
     “男朋友?”敛苍焱的眼底闪过一抹狡狯的光芒,快得让人察觉不到。
     “是啊!假装一下,捉弄捉弄他们。”
     “这样似乎不太好,会得罪人的。”他假意推辞着。
     “有什么不好,有我在,他们也不敢把你怎么了。”她拍胸脯保证。
     “这个……”
     “你怕你的女朋友会吃醋吗?要不要我和她谈谈?把你借我一下而已,又不会把你给吃了。”
     “这不是问题,我是怕你的组员们知道真相后会生气。”
     “那就让他们生气,没什么大不了的。”柯吟黛不在乎地摊摊手。
     “我有个提议,倒不如我们真的交往,这样就不怕会被他们看穿了,你说是不是?”
     闻言,柯吟黛原本搭在他肩上的手滑了下来,她震惊地瞪着他,彷佛他刚说的是外层空间语。
     “怎么?我有说错话吗?”敛苍焱故作不知地问。
     “没……你确定要和我交往?”这个男人果然不能小觑,居然反过来将她一军!
     他的脸上是一派的认真及严肃。
     “不后悔?”
     他坚定地摇头。
     “好,那我们就交往吧!”她倒要看看他要变出什么把戏。
     “很好。”等着看吧!柯吟黛,他会让她知道玩弄他的下场是不好过的。
     从以前到现在没人敢戏弄他,她是第一个。
     从她身上他已经得到太多“第一个”了,接下去还有多少“第一个”等着他?他相当期待了。
     柯吟黛盯着自己方才搁在敛苍焱胸前的手,方才她在戏弄他时,从头到尾他的心跳从未加快过,这男人简直是危险过了头。
     她该尽早远离这样的男人,可是她爱好冒险的因子又在此时冒出头,她真的很想知道,他们最后会有什么结果。
     真让人期待。

图书 【落难王子】 由书友分享至【佳人书】jiarenshu.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