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章

作者:柯怡 发表时间:2020-01-13 21:14:31
    “吟黛你进来一下。”局长打开办公室的门,探个头出来,对柯吟黛唤了声。
     “好的。”柯吟黛立即离开自己的座位定了进去,“局长找我有事?”
     “你坐下,我现在手边有个案子想交给你。”局长指着他办公桌前的椅子。
     柯吟黛依言坐了下来,“什么案子?”
     “最近我收到一些资料,上头记载着有些人假借着唐烨集团台湾分公司的名义,这些年来暗地从事一些非法交易的证据,只是这些证据都不太齐全,所以我希望你能卧底进去唐烨集团,想办法将这些证据补齐,还有揪出幕后黑手。”他拿了一大叠文件递给柯吟黛。
     柯吟黛接了过来,大略的翻了一遍,“走私军火?!这么大胆?”
     “嗯!听说是他们总裁亲自发现的,可是因为他远在美国,所以委托我们台湾的警方帮忙,而且他希望整件事能暗地进行,他不想打草惊蛇。”
     “那他有怀疑是谁犯下这些勾当的吗?”她接着问。
     “据他分析,能在公司内一手遮天做出这些事的,想必是高阶分子,因此他要你直接对经理级以上的干部着手,才不会浪费时间。怎样?这个任务你可以胜任吗?”
     “应该是没什么问题,不过我要如何混进唐烨集团才不会被人起疑?”
     “过几天唐烨集团要招募斩进人员,如果你同意接下这桩任务,那我会通知唐烨集团的总裁,叫他设法让你顺利进去上班。”
     柯吟黛沉吟了一下,“我在里头没有半个内应吗?如果只有我一人,恐怕会相当耗时,毕竟唐烨不是一间小公司。”
     “内应当然有,你进去后,他自会和你联络。”
     “为什么我不能主动和对方联络?难道对方阶级比我高?”她不平衡地问。
     别人知道她,她却不知道对方是谁,这对她而言不仅是不公平,还让她十分的没有安全感,她怎么知道那个人会不会就是她要揪出来的对象?
     “不,对方不是我们的人,他……”局长有所保留地不想说出对方真正的身分,“他有交代过,如有必要他会主动和你见面,其余时候你们则各做各的事。”
     “交代?他的身分很崇高?”柯吟黛从局长的话意去推断对方的身分。
     “吟黛,你还没告诉我你的答案,就问这么多,我想这恐怕不太好吧!”局长聪明的转移话题。
     “这是件大案子?”她问。
     “绝对是,如果一切如我们所预料的,那我们要捉拿的将是台湾有史以来,最大的一个地下军火商。”
     “换言之,如果我破了案,那我很有可能会升官?”
     “我可以拿我这个局长的职位向你保证,你绝对会升官。”
     “那你也可以保证,那个神秘的内应不会扯我后腿?”
     “这我可以用我的性命对你保证了,有了他,你根本是如虎添翼。你该知道我的保证有多少公信力吧?”
     她点头,“咱们局长说一就是一,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
     “那你考虑得如何了?”
     “可是我手边的一些案子……”
     “我会把它们转给其它组别。”
     “我不在的这段时间,我的组员……”
     “绝对不会受到别组的欺负。”
     “你保证?”
     “对,我保证。”
     “好,那我同意接下这个CASE。”
     “很好,这些资料你拿回去研究一下,三天后早上十点,记得到唐烨集团去面试。”
     “没问题,我办事你放心。”
     局长微笑的点头,“有了你的保证,我就能安心了,大家都知道你是个说到做到的人。”
     柯吟黛是他的手下里头破案率最高的,只要她出马,没有破不了的案子,所以他才敢把这个大案子交给她,他相信她绝对会处理的很好。
     当她准备离开局长室时,忽然想到一件事,“等一下,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唐烨集团的总裁不是在日前已经回台,而且还失踪了吗?你怎么说他人在美国?”
     “这个你就不用管了,去做你该做的事就对了。”局长挥挥手。
     “哦!”说的也是,反正她办她的案子,和他有没有失踪又没关连,她管那么多做什么?
     ※※※
     “柯吟黛?”看见局长传送给他的E-MAIL,敛苍焱的浓眉高高的挑起。
     这么巧?他委托局长的案子,居然是交由柯吟黛来负责?他们怎会这么有缘?
     局长还传送了一些柯吟黛的档案过来,目的是要告诉他,她是一个十分优秀的警官,让她负责他的案子,绝对不会出差错。
     柯吟黛,现年二十六岁,以第一名的优秀成绩毕业于中央警察大学,在校期间曾拿下全国跆拳道、空手道、剑道、游泳、射击的冠军。
     毕业才短短四年就爬升到小组长的位置,办过的案子大小加起来数百件,而且还全数破案,是全局破案率之冠。
     看完她辉煌的事迹,敛苍焱不得不承认她有能力去面对一些突来的状况,让她来办他的案子的确是相当适合。
     “美丽与智能兼备的女人,现在这样的女人已经不多了。”他低吟,“可惜她的动作太过男性化,她的美完全被蒙蔽,实在是太可惜了……”
     忽地,他黑眸闪过一丝戏谑的光芒,拿出手机,拨了通局长的专线电话。
     “喂!XX分局,你好。”
     “局长,我是敛苍焱。”
     “敛总裁啊!你好,你有收到我传过去的资料吗?”
     “有,我看到了。”
     “对于负责你案子的人选,不晓得你有没有什么意见?”对于他这种随便动个手指,全世界的经济都会产生大动荡的大人物,局长实在不敢怠慢。
     “看完她的资料我是非常满意,相信她不会让我们失望。”
     “应该不会的,我对她有信心。”如果连柯吟黛这张王牌都不行,那他也无法度了。
     “不过,据我所知,她的个性似乎相当大刺刺的,我想,这和我的计画可能会起冲突。”
     “不晓得你的计画是什么?”这个敛总裁怎会如此神通广大,他才刚把柯吟黛的名字传给他,他就可以查出她的个性了?局长有些讶然。
     “抱歉,之前忘了跟你提起,我希望她能用美人计。”事实上,这是他刚刚才想到的点子。
     “美人计?”局长皱眉,“柯吟黛是很美丽没错,不过如你所言,她太男性化了,而且她很忌讳别人吃她豆腐,要她用美人计恐怕……很难。”
     “局长你想想,男人都是好色的,尤其是像她外表这么美丽的女人更是少见,只要是男人都想和她扯上关系,我们正好可以利用她这个优势,让她周旋在那些高阶干部之间,再探出究竟是谁在幕后作怪。”
     美人计不仅是出自他想看到柯吟黛柔媚那一面的私心,更是一个绝佳的计谋,他有自信,依她的美貌,只要她随便露个笑颜,保证就会将他公司内的男人给迷得团团转,届时再探他们的口风铁定不是难事。
     “呃!这个……”局长面生难色,“以她的性子,我实在无法跟你保证。”
     “如果她是个好警官,相信她会同意的。”这点他并不担心。
     “那我尽量说服她看看。”
     “嗯!希望你不会让我失望。”虽然他说的是希望,但实际上他要的是绝对,他言下的暗示,相信局长听得出来。
     “尽量,尽量。”局长边拭着冷汗边恭敬地道:“我会竭尽所能的办好这件事的。”
     “很好,那就这样了,有事我会再联络你。”
     “好的。”结束和敛苍焱的通话,局长喝了一大口水,稍微缓和他带给他的压力后,马上拨了通电话给柯吟黛。
     “你说什么?!”柯吟黛冲到客厅接电话后,没想到听到的会是这种消息!
     敛苍焱听到电话声也步出房间,正好听见柯吟黛吼叫的声音,他不用想也猜得到这通电话是谁打来的。
     他噙着得意的笑走到她身边坐下来,安静地聆听他们的对话。
     “美人计?!这是哪个混球想出来的计策?”她鬼叫,“我拒绝接受。”
     局长很努力的把敛苍焱的意思转告柯吟黛,希望她能接受。
     听完他的叙述,她承认美人计的确是不错,但她也认为自己能力不错,不需要美人计也可以完成任务的。
     “但是你不可否认,如果使用美人计会事半功倍吗?”局长一针见血地指出。
     柯吟黛顿时哑口无言,因为局长说的一点都没错,“可是……”
     “你终究是个女人呀!女人的娇媚你多多少少会一点吧!把你会的全使出来就对了。”
     柯吟黛没好气地扯了扯嘴角,“要我表演一下,三分钟也许我还能接受,可是去那里卧底,一整天都要维持那副模样,我真的不能保证我做得到。”
     “你不试,怎么知道你不行?”
     “试了才知道不行,不是更惨。”她回嘴。
     “我相信你行的。”
     “是吗?”她极度怀疑。
     “吟黛,我把全部的希望都放在你身上了,除了你,真的没有半个人可以胜任了。”
     “局长,你这分明是在强人所难嘛!”她一张俏脸不禁皱成了一团。
     “吟黛,我不想用身分压你。”局长使出杀手键。
     “我……”内心挣扎了许久,柯吟黛才非常勉强、语气万分沉重的答应了,“好吧,我试试。”
     “太好了,既然你答应了,那你可千万要时时提醒自己,不能太粗鲁,要淑女一点知不知道?千万不要第一天去面试就穿了帮。”
     “哦!”她响应得心不甘情不愿。
     “最好去面试时,就打扮的令人很惊艳,让面试的人一眼就爱上你,如果能让他们当场对你流口水,那就更好了。”
     “局长,你当我是去做卧底还是去当妓女的?”她抿紧唇,微愠地开口。
     “呃!我的意思是,这样比较会令人印象深刻,不是吗?”局长干笑着。
     “好啦!我知道了,我会很努力的做作一点,你放心好了。”
     “嗯,那就麻烦你了。”
     “是。”
     “那没事了,祝你成功。”
     “谢谢,拜拜。”挂下话筒,她的脸绷得死紧。
     要她女性化一点,干脆叫她去死还快些。
     “出了什么事?”敛苍焱明知故问。
     “有人叫我去自杀。”她闷哼。
     “有人叫你去自杀?”听到这个答案,敛苍焱为之失笑,“你没讲错?谁有这么大的胆子?”
     “叫我要“妖娇”,这不等于叫我去死吗?”她咬牙切齿地诅咒着那个想出美人计的混帐东西,如果她这次的任务会因为她不够妖娇而宣告失败的话,她绝对会揪出那个人,然后给他一顿“粗饱”。
     “其实女人也有帅气的一面,你不见得一定要多么娇滴滴的才行,太柔弱的模样对你也没有任何好处,我建议你柔中带刚,这样也许你比较能接受。”
     “基本上,刚中带柔的可能性较大。”她皱皱鼻子。
     他摇头,“太过阳刚的女人无法激起男人的保护欲。”
     “那我该怎么做?柔中带刚,这也得要我是柔的才行,可是我似乎一点也不柔媚。”这是众所皆知的事。
     “要柔媚其实很简单。”他对她勾勾手指。
     柯吟黛不解地凑向他,“干嘛?”
     他握住她小巧的下巴,在她美艳的唇上轻轻一吻,这毫无预警的吻,让柯吟黛娇嫩的脸蛋立即染上醉人的嫣红,霎时迷惑住敛苍焱深沉的眼眸。
     “你做什么?!”她心跳加速的推开他。
     “你先别急着把我推走,我在教你如何发掘你的娇媚。”他勾着惑魅的傻笑,将她困在自己的怀里。
     “发掘我的娇媚?如何发掘?”她很好奇地睁圆杏眸紧盯着他。
     “如果我要你吻我呢?”他附在她耳畔,用最低沉、最性感的嗓音诱哄着她。
     他的声音惹来她耳际的一阵酥麻,她连忙捣着耳朵,奇怪地睇他一眼,“没事我干嘛突然吻你?”
     “因为我想吻你。”
     “你发春了?”她斜眼睨着他,“要找女人记得别带回家里。”她叮咛着,“还有,最好是做点必要的措施,别惹了一些莫名其妙的病回来。”
     闻言,他瞪了她好一会儿才重新开口,“我是你的男朋友,即使我发春也是找你,我何必大费周章的到外面去找其它可能有病的女人?”
     这个该死的女人,居然说他发春?!他又不是猫!
     “喂!你别把目标放在我身上,我可不会和你乱来的。”她急忙把两人的距离拉开,彷佛他是什么洪水猛兽般,碰不得。
     “你是我的女朋友,不会忘了吧?”他冷冷地提醒她。
     “我没忘,但请你搞清楚,我只是你的女朋友而已,不是你的女人,OK?”
     “你到底要不要让我教你如何发掘你的柔媚?”他沉下声问。
     “要啊!是你自己扯到吻上面去的,干我何事?”她冤枉极了。
     “那就吻我!”
     她瞪大眼,“为什么?”她坚持道。
     “吻我还要理由?!”他难以置信的瞪着她,“别的女人巴不得一天到晚黏着我不放,求我爱她们的更不在少数,而你这个眼拙的女人,居然还拖拖拉拉的不肯吻我,你是哪根神经线断了?!”
     她让他自尊心倍受打击,他不禁开始怀疑,没有雄厚背景的他是否就这么不受欢迎了。
     “我干嘛无缘无故让你吃我的豆腐,我是那么随便的人吗?”她别开脸冷哼。
     “那上回是谁突然在众目睽睽之下吻我的?”他指控。
     “那是有目的的。”
     “目的?”他陡起眯起黑眸,“什么目的?”
     “你管我。”她白了他一眼,起身准备回房,不想再理他。
     敛苍焱跟在她背后,等她回到房间想关上房门时,他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闪身进去,然后替她关上门并锁住。
     “你做什么?!”她惊讶地瞅着他,“我警告你别乱来,我可是拿过全国跆拳道、空手道、剑道冠军的,立刻滚出我的房间。”她指着房门下起逐客令。
     “我只要答案。”虽然他猜得到她的意图是什么,但他就是要逼她亲口承认。
     “心血来潮行吧!现在答案告诉你了,你可以滚了。”她与他面对面对峙着。令她不安的是,她曾面对一大群身形彪汉的亡命之徒都不会畏惧,可面对他时,她觉得自己一点胜算也没有,而且她的气势根本压制不了他!
     这种事怎么可能会发生在她身上?即使总统站在她面前,她也毫不畏惧的,没理由她会怕他!
     从她美丽的瞳眸中他察觉出她极力隐藏的惧意,薄唇勾起一抹嘲弄的冷笑,“你也会怕人?”
     “你在胡扯什么。”打死她也不会承认她怕他。
     “承认吧!承认我身上散发的侵略气息震撼了你,你的心极度不安,你是那么的惶然,怕我会把你当成了猎物,怕我会慢慢地把你逼入万劫不复的绝境之中,对不对?”他噙着诡谲的笑缓缓地逼近她,她退一步,他就逼近一步,直到她被逼得跌坐在床上无处可退时,方才罢休。
     她怔然地盯着他,发现眼前的敛苍焱在瞬间似乎变成一头优雅的豹!
     危险!这是她脑中唯一浮现的念头。
     这个男人太危险了!
     在察觉自己快要窒息时,她才惊觉她居然被敛苍焱强悍的气势给震到连呼吸都忘了!
     她忙不迭的移开盯着他的双眼,揪着胸口,开始大口大口的呼吸。
     “啧!瞧瞧你,被我吓坏了。”他假惺惺地轻拍着她的背,“别紧张。”
     “别碰我。”她大力地挥掉他的手。
     她引狼入室了,她这个笨蛋居然把这么危险的一个人给弄进家里,她怎么这么愚蠢!
     “不要虐待自己。”他扳开她的下唇,强迫她面对他,“我没想过要伤害你。”
     “你走开,离开我家,我不要把房子租给你了,你给我滚!”她用尽全身的力量去推他,“我不想再看见你,你走啊!”
     “这已经由不得你了。”他捉住她的手腕冷酷地道:“很遗憾,早在我住进来的第二天,我就告诉自己,我要定了你,除非我对你失去了兴趣,否则你这辈子休想离开我身边。”
     闻言,她脸上的血色瞬间消逝,“第二天?!”她颤着声,“就是我以为是梦的那个……”
     他轻挑起眉,“就是那个吻,那是我宣誓一定要得到你的吻,很高兴你有感觉。”
     “不!”她倒抽口气。
     “你没有说不的权利。”他残酷地宣布她的死刑,“我说到做到,你永远别想逃离我,否则不论是天涯或海角,我照样会把你揪出来,你最好相信我有这个能耐。”
     她惊喘一声,骇然地瞅着他,对于敛苍焱恍如恶魔之姿彻底笼罩住她的心怀,她感到恐惧极了。
     “你可以怕我,但千万不要躲我。相信我,惹火了我对你没有任何好处,你的未来掌握在我的手上,我要你生,你便生;要你死,你就非死不可。”
     “不要……”她无法接受地轻摇螓首,“你不可以这样待我,我是个人,不是你的附属品,你不能像对待宠物那股的对我,我不要!”她抗议地大喊。
     “你敢有异议?”
     “我为什么不敢?”她鼓起仅剩的勇气抬起头,迎视他森冷无情的黑眸,“我是一个警官,见过多少大场面,你以为我真会怕你?”天晓得她现在全身抖得多厉害。
     “明明全身抖得像快枯萎的叶子,还敢这么说。”他握住她的下巴,漠然地嘲弄道:“换成其它状况,也许我会为你的勇气喝采,但,现在的我不会,我要你为逞一时之勇而付出代价。”他话甫落立即覆上她美丽的红唇,霸道的气息霎时侵袭了她,让她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
     “放开我,你放开我!”她用尽全力推开他,可惜无论她如何挣扎,敛苍焱完全无动于衷。
     “除非我主动放开你,否则你是不可能从我这逃脱的,你认命吧!”
     “不--”

图书 【落难王子】 由书友分享至【佳人书】jiarenshu.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