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章

作者:柯怡 发表时间:2020-01-13 21:14:43
    柯吟黛初到唐烨上班的第一天,就在唐烨集团掀起了大轰动,与之前他们总裁出现时造成的骚动不分轩轾。男职员一逮到机会就直往会计部门钻,目的就是想一睹佳人倾国倾城的美貌。
     而女人则想尽办法、找尽借口到公司顶楼的总裁办公室外去逛一圈,目的就是想亲眼目睹早柯吟黛几天来到的总裁麦斯那俊美的面貌,更奢想自己能被他给看上眼,成为他的女朋友。
     一向平静的唐烨集团在新加入这两名成员之后,变得再也不乎静了。
     “吟黛,这些是公司近年来的会计资料,你看一下,对公司的营运状况有个了解后,做来也会比较顺手。”会计经理捧了一大堆报表,放在柯吟黛的桌上,“以你之前的经历,我相信这些都难不倒你,如果有问题,记得来问我,我会很乐意跟你讲解的。”
     他的目光贪婪地在柯吟黛的脸上搜寻着,但碍于大家日后还要共事,所以他也不敢乱来,只敢偶尔对她投注一些爱慕的目光。
     看到眼前这么一大叠的报表,柯吟黛眼睛都快突出来了,要不是她时时告诫自己要淑女一点,她早蹦出一堆不文雅的咒骂了。
     真是该死!这些玩意儿她一个字也看不懂,他还要她看这么一大叠,这不是等于要她的命吗?
     她勉强端出迷人的微笑向会计经理道谢,但仔细一瞧便会发现,其实她的嘴角有着几不可见的抽搐。
     “谢谢你经理,你人好好,有你这么好的主管在我就放心了,刚开始我还害怕会遇上难缠的主管,幸好没有。”
     经柯吟黛随便一夸,会计经理整个人就像要飞上天般的醺醺然,“哪里,大家一起工作,本来就要好好相处了,我不会因为职位比别人高就欺压下属。”
     “嗯!所以我说经理你人好好,不晓得别人有没有像我一样幸运,有这么好的主管。”她不着痕迹地套着会计经理的话。
     “唐烨集团的每个主管都很好,所以能在唐烨集团工作的人都很幸运。”
     “真的吗?那我可真选对了公司。”她佯装庆幸地喜悦不已,一点破绽也没露出来。
     “那,如果没事了,记得把这些资料看完,有空的话也可以到各部门去熟悉一下环境。”
     “嗯!我会的。”她的微笑在会计经理走后立即隐去。
     一整个上午她都埋首在那堆密密麻麻的数字当中,她完全看不懂什么是资产负债表,什么又是损益表,而本益比及偿债能力又是什么东东?截至中午为止,她两颗眼珠子已呈现茫然的散花状。
     老天!她快崩溃了!谁来救救她呀!她可怜兮兮地希冀着。
     “中午吃饭时间到了,你还不休息吗?”和她一样是新进会计人员的佳伶走到她身边,关心地询问。
     “啊?中午了?”她愕然地抬起头,“我一点都没发现……”
     “看你一直在看这些报表,看得津津有味的,真不愧是大会计师事务所出来的人。”
     她看得津津有味?我咧……她干笑着,不知该如何回答。
     “先休息一下吧!我们一起去吃饭如何?”因为她们是新人,跟大家都不熟,所以佳伶才会自动找上柯吟黛,不敢找其它人。
     “好啊!”她求之不得,最好有谁能立刻把她面前这叠报表给弄不见,让她不用再看,那是最好了。
     在她收拾奸东西,拎起皮包准备和佳伶一同去吃饭时,她桌上的电话忽然响起,她顺手接了起来。
     “这里是会计部,你好。”
     “吟黛。”敛苍焱低唤了声,“中午一起去吃饭。”
     “咦!你怎么知道我这支分机的号码?”柯吟黛啧啧称奇,“你未免太神通广大了点。”她才刚来上班第一天耶!
     “没有什么是我想知道却不得而知的。”
     “不好意思,我刚刚才答应和我的同事一起去吃饭,你晚一步了。”她得意地笑道。
     “你的同事?男的还是女的?”他的目光瞬间沉下来。
     “女的,是新进来的另一个会计人员。”
     闻言,敛苍焱的脸色才稍见疏缓,“你确定要和她去吃饭?我以为你有麻烦需要我帮忙。”
     “麻烦?”她眉头稍蹙,“我有什么麻烦?”
     “没有?你头一天上班一定得先熟悉公司的所有财务信息及作帐习惯,我本来以为你会需要我的帮忙,唔!看来我是小觑你了,没想到你对不懂的东西也能这么快就搞懂了。既然你不用我帮忙,那算我鸡婆好了,就这样了,拜拜。”
     柯吟黛终于搞清楚敛苍焱话中的意思,她忙喊住正要挂断电话的敛苍焱,“等一下,我和你一起去吃饭,你等我!”
     “你确定?你不是和人约好了?”
     “我觉得你比较重要。”她老实地回答。
     她这句话在敛苍焱听来十分的受用,他扬唇告诉她用餐的地点,“记得,顺便把你的麻烦一并带过来。”他提醒她。
     “一定不会忘了。”她打死也不敢忘。
     “很好,待会儿见。”
     “嗯!拜拜。”甫挂断电话,头一抬就惊见佳伶用着暧昧的眼光瞅着她,“呃!你干嘛用那种眼神看我?”
     “男朋友打来的?”佳伶一脸了解地问。
     “你别乱猜,一个朋友而已。”她回避了她探索的眼神。
     “朋友?”佳伶拉高了音调,摆明不信她的话,“你确定?如果他不是你的男朋友,那我可不放人哦!”
     “呃!”她尴尬的微笑着,“我……”
     “好啦!骗你的,你赶快去吧!时间有限。”佳伶不介意地笑了笑。
     “很抱歉,我刚刚才答应你……”
     “没关系,男朋友是比较重要。”
     柯吟黛扯着嘴角笑了下,“谢谢你,那我走了,拜拜。”抱起桌上那一大叠的报表,她匆匆忙忙地赶着搭电梯下楼。
     在等待电梯由上面楼层下来时,一同等待电梯的还有其它男职员,大家都抢着要帮她拿报表,可是全被她用微笑给回绝了。
     好不容易等到电梯,她赫然发现电梯内竟有一张她熟悉万分的脸孔,她一怔,正想开口询问他为何会在这出现时,耳边就传来她身后同事对那个人恭敬的称谓。
     “总裁好。”
     麦斯点点头,他惊艳的目光完全停留在眼前这名美丽的女子身上,他不晓得公司内居然有这么美丽的职员。
     “总裁?”柯吟黛傻愣愣的重复念着这个职衔,“你是唐烨的总裁?”
     麦斯显得很讶异,“你不认识我?”
     “我不知道你是唐烨的总裁?”她走进电梯,没好气地答道。
     太过分了,他居然瞒着她这么大的事情,而且他让一堆女人围在他身边,分明是故意的。不晓得为什么,当她看到这一幕时,心里颇不是滋味。
     “看来你相当受欢迎。”麦斯没遗漏她在等电梯时,一大群男人像蜜蜂沾到花蜜般的围在她身边团团转。
     “彼此彼此。”她努力压下心中的不快,红唇勉强地弯出一抹弧度,语气疏离地道。
     麦斯对她跟他说话的语气感到疑惑,“我是不是曾经在哪得罪过你,否则你跟我说话的口吻,怎会如此的不友善?”
     “我哪敢,你可是总裁耶!我今天才第一天上班,可不想马上被辞掉。”
     “原来你是第一天上班,难怪不认识我。”
     好样的,敢假装不认识她,她偷偷瞪了他一眼,现在电梯内部是人她不好发作,待会儿一到约定的地点,她不臭骂他一顿才怪!
     电梯一到达一楼,柯吟黛率先疾步走了出去,把其它人甩在脑后,现在她满脑子都是在想,待会儿要如何和敛苍焱算帐的事,忽略了麦斯从头到尾都流连在她身上的痴迷目光。
     这个女人实在太美了,而且美得很有个性,这样的女人他一定要弄到手下可。麦斯盯着柯吟黛曼妙的背影暗暗发誓。
     ※※※
     “你到底是什么意思?耍我好玩吗?”柯吟黛先到达敛苍焱指定的用餐地点,他先订好了位置,所以柯吟黛一去便能在人山人海的餐厅有位置可坐。等到敛苍焱一来,她马上恶狠狠地对他破口大骂。
     “你怎么了?火气那么大。”对于柯吟黛针对他而发的怒气,敛苍焱感到莫名其妙。
     “我火气大?这句话你还敢说,不晓得是谁刚才一副我们互不认识的模样,还对我说“你不认识我吗”!”她边说边模仿刚才麦斯说话的模样及语气。
     “你在说什么我完全听不懂。”他不耐地招手唤来服务生,不打算再理会柯吟黛莫名其妙的态度。
     “你别跟我装傻,自己说过的话别不承认。”
     “我不记得我跟你说过那些话了,你从哪里听来的?”他径自翻着菜单,“你要点些什么?”
     “我在和你说话,你不要给我转移话题!”她生气的抢过他手中的菜单。
     敛苍焱瞪着她,“你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你要把气出在我身上?我是好心要帮你忙,如果你不领情那就算了,何必给我冠上莫须有的罪名?”
     “莫须有?!”她的语气陡地拔高,“我是那种会随便诬赖人的人吗?姓敛的,你明明就是唐烨的总裁,你为何不告诉我?!”
     敛苍焱眼底闪过一丝惊愕,“我是唐烨的总裁?!谁告诉你的?”她怎么会知道这件事?难道是她的局长泄露给她知道的?
     “一堆人冲着你直喊“总裁好”,你以为我耳聋,什么都听不到吗?”
     敛苍焱脑筋快速转了一圈,“你在唐烨遇到一个和我长得很像的男人,而他正好是唐烨的总裁?”幸亏不是他所想的那样。
     “他不是长得像,他分明是你本人。”她指控道。
     想不到他们不只伪装他的身分,还大费周章的连他的模样也伪装了。敛苍焱暗忖。
     “现在你还有什么话说?”
     “他不是我,你误会了。”他淡淡的解释。
     “不是你?这种话你说的出口,你--”
     “真的不是我,我刚从家里赶过来的,在此之前我一直在家,小陈有打电话来和我聊过天,不信的话你可以向他求证。”
     “你不要骗我。”她才不信。
     敛苍焱把他的手机递给她,“打给小陈求证,再不然到电信局调出谈话内容,届时你就会相信我的话了。”
     “打就打。”她抢过手机立刻打电话向小陈求证,结果就如同敛苍焱所言,她在唐烨集团遇上的那个人并不是他。
     “如何?信了?”
     柯吟黛捉着手机,百思不得其解,“可是你们长得一模一样。”她相信小陈没胆子骗她,但……世上怎会有两人长得那么相像的?
     “你们是双胞胎?”
     “不,我是独子你忘了吗?”他提醒她。
     “谁晓得当初你有没有骗我。”
     “要我拿我家的户口誊本给你看,你才会相信?”
     看他一副信誓旦旦的神情,柯吟黛更加纳闷,“你确定你们毫无血缘关系?”
     “百分之百确定。”
     “那真是太神奇了,没有血缘关系的人怎么会长得一摸一样,改天你们二个真该面对面仔细看一下对方才是。”
     “对一个冒牌货我没兴趣。”他会查出是谁假冒他的。
     “什么冒牌货?”她不解他是什么意思。
     “我是世上独一无二的,所以他铁定是个冒牌货。”
     “拜托!”她翻了翻白眼,把敛苍焱的话解读成是他自己太过自大的缘故。
     敛苍焱不急着为自己争辩,她误解了也好,“现在没事了,能不能请你把菜单还我?我饿得很,想吃点东西了。”
     “哦!好。”她急忙把抢过来的菜单还给敛苍焱,“真是不好意思。”
     “没关系,我可以体会你的心情,你想吃什么?”
     “海鲜奶焗面。”她翻了一下菜单,点了一项她最喜欢的餐点。
     “那来二份海鲜奶焗面。”他阖上菜单,对着服务生说道。
     “好的,请稍等。”
     服务生走后,柯吟黛不解地开口:“不过吃个什么饭,何必选在这里?你不是没有工作,如此浪费做什么?”他们身在五星级饭店的高级餐厅内。
     “这个你就尽管放一百二十个心。”因为这家饭店是他开的,他才不担心没钱可付时,有人敢对他如何。
     “选在这里当然有我的用意,你想,你们公司有人会选到这来解决午餐吗?要是在公司附近用餐,包准处处都会遇上公司的人,届时,我要如何教你看这些报表?你完全不懂会计的事会隐藏得住吗?”
     他不说,她倒没想到这一点,“可是每次我们见面都要跑到这来,实在太浪费了。”
     “钱是我在付,我都不在乎了,你怕什么?”
     “听你这么说,你似乎很有钱。”
     “我不晓得你对“有钱”的定义在哪里?”
     “不愁吃穿,要花什么就能花什么,完全随心所欲。”
     “没有人花钱能真正随心所欲的,如果我想买下这么一家饭店,我是可以做得到,十家或许也可以,但我没有办法买下全世界的饭店,不是吗?”
     “既然你这么有钱,为什么要如此委屈窝在我家?”她不解。
     她早看得出他非池中之龙,但还不晓得他这条龙到底是多大条,而能容纳下他这条大龙的天地又是多大?
     “我当然有我的考量,只是目前还不能让你知道。”
     “你有你的秘密不能让我知道的,那你该知道,我也会有我的秘密不想让你知道的。”
     “我可以,但你不行。”
     “你独裁!”
     “我说过你是特别的,换作别的女人,我对她们有何秘密可是一点也不感兴趣。”
     “为什么我是特别的?”
     “因为你特别。”
     有说跟没说不是都一样!她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
     黑炯的目光紧紧缠住她的,他执起她的手凑到唇边轻轻一吻,“你是特别的,特别到我不晓得该如何把你定位。”他的眸底浮起一层浓浓的迷惘,“我承认我很想要你,甚至想把你留在身边一辈子,但……”
     “但?”她居然期待着他未出口的话,似乎在她心底有那么一点点的希望泡泡,是盼着他能说出--
     说出什么?她忽然一怔,蓦然发现自己竟希望敛苍焱说出--爱她的话来?!
     她大惊失色,被自己的念头给吓坏了。
     “但……”敛苍焱为之语塞,无法用言语表达出他脑中紊乱的思绪。
     “你要我,但你不爱我。”她苦涩地代替他说出他无法说出口的话。
     闻言,敛苍焱一愕。
     “我说对了,对不对?”她不了解自己为何会因这个认知而感到窒闷。
     “或许吧!或许的确如你所言,我并不爱你,所以我才不晓得该把你定位在哪。”他故意忽略她无意中流露出的受伤表情,耸着肩装作不在意地道。
     “所以你是恶劣的,不爱我却要缠着我,不许我去寻觅我的春天。”
     “我承认我是。”他点头,“但那又如何,我这个人就是如此,你既然惹上了我,你就没有退路了。”他完全不觉有错。
     “我以为我够无情了,没想到你比我还狠。”她无情所以她不会去沾惹别人,但他无情却硬要拖着人家下水陪他,他的心根本是铁打的。
     他低低地一笑,“你现在知道算不算太晚?”
     “你不用调侃我。”她不悦地怒视着他,“我这辈子做过最大的错事就是和你扯上关系。”
     “这是我的荣幸。”
     “变态!”她忍不生啐了声;
     “我不介意你继续骂下去,但你别忘了,你似乎还有什么没有解决。”他指指桌上的报表,柯吟黛看过去,立即哀嚎出声。
     “天杀的,究竟是哪个混球发明会计这种玩意儿的?”她愤慨地咒骂。
     敛苍焱扬起薄唇笑道:“其实会计是一门很有趣的科目,如果你把会计学得好再加上财务分析的话,你可以从这一张薄薄的报表,看出这一家公司的前景如何,或者公司里头哪些部门有何缺失,甚至你还可以从里头发现,哪一笔帐是伪造出来的交易,很不可思议对不对?”
     柯吟黛一脸崇拜地直点头,“真有这么厉害?”
     “当然,不过这需要一点功力才行,并不是每个学会计及财务分析的人都看得出来。你要知道,报表是人做出来的,所以要伪造是轻而易举的事,只要随便在一个数字后头多或少一个零,那结果就会差了十万八千里,所以要知道这家公司内部有没有问题,从会计部门着手是最首要的。”
     “等一下,如果你说的那二项学得很好的话,那玩股票不就稳赚不赔了?”
     “如果你财务分析做得很透彻的话。”他点头,“不过你还得评估一下目前的市场情况,以及政府政策等因素,每一个国家的股票市场受何事波动都不一样,你要投资前一定要好好评占一番。否则完全不懂的人,要真正能在股票上赚到大把钞票,除非那个人够幸运,不然是绝对不可能的。”
     “哇!投资股票也有这么大的学问?不是有很多妈妈每天都在玩?她们也懂这么多吗?”
     “你看那些所谓“菜篮族”的妈妈们玩到最后,有几个人不赔的?”他反问。
     “所以她们根本一点都不懂?”
     “没错,她们有些连报表长什么样都没见过,更别说去深入探讨报表的真实性了。”
     “啧!太恐怖了,我要回去告诉小林他们,叫他们别傻傻的把冒着生命危险赚到的钱投资在投票中,否则他们一定会后悔的。”
     “不过如果由我来指点他们,他们可能就不会输了。”他提议。
     “你?”
     “目前为止,我看中的没有一个不赚的。”唐烨的另一笔资金来源就是靠投资得来,而他亦是唐烨幕后的财务分析师,他的眼光犀利、独到,是其它集团极力争取的对象,但由于没半个人知道唐烨的财务分析师就是他本人,因此众人用尽任何方法,也无法将他从唐烨挖角过去。
     “真的假的?”她一脸不信。
     “信不信由你,如果你相信我的话,拿出十万元让我帮你投资,我保证你在一年后回收的是百倍以上的利润。”
     “十万元的百倍?!”她不可思议地瞪大了眼,赶忙扳着手指算算看实际数字究竟是多少,得到的数字让她倒抽了口气,“一仟……仟万?!”
     “心动了?”他含笑的挑挑眉。
     “我怀疑我的心脏是否负荷得了这么大的刺激。”一仟万元耶!她要赚几十年才可能赚得到这么多钱?而他只需要一年就可以帮她赚那么多?!
     吓死人了,心脏不够有力的,真的会支撑不住。
     “我可不随便帮人,是看在你的份上我才勉强帮你们,信得过我的话就把钱交给我,不过我是不会勉强你的。”
     “你确定只要十万元?”
     他看了她一眼,“不用了,你的十万元我帮你出,算是我送你的礼物。”
     “赫!送我的礼物?!这么大手笔?!”一年后变一仟万元耶!
     “我还没送过你东西不是吗?这不过是个小礼罢了。”
     闻言,柯吟黛看着敛苍焱的眼神愈来愈奇怪,“你确定你不会很有钱吗?”
     “反正我不愁吃穿又有闲钱就是了,你问这么多对你有什么好处?”他淡然地睐她一眼。
     “呃!我……我只是好奇。”
     “好奇会杀死一只猫你不晓得吗?”他轻斥。
     “知道这个又没什么大不了,连这个也不肯告诉我。”她对他皱皱小巧的鼻子,“小气鬼。”
     “我的身分在方才和你对话时就已经透露过了,是你自己没察觉,怪不得我没告诉你。”他淡淡地回答。
     “你刚才说了?哪有?”她蹙眉,压根想不起来他刚才有说过他真正身分的蛛丝马迹。
     敛苍焱没有答话,嘴角弯成一抹令人费解的弧度,看得柯吟黛益加茫然。
     他已经说过在唐烨里的那个总裁是他的冒牌货,是她自己领会不了,所以真的不能怪他没告诉她。

图书 【落难王子】 由书友分享至【佳人书】jiarenshu.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