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章

作者:柯怡 发表时间:2020-01-13 21:14:46
    当柯吟黛在唐烨上班一阵子后,她发现了一件很奇怪的事--为什么一个公司的总经理可以请了一个多月的假没来上班也没关系?
     还有,唐烨集团的总裁不是前阵子突然失踪吗?为何又会突然出现?而且不回美国的总公司,反而一直窝在台湾分公司,他到底想干什么?
     再来,从局长最近交给她的资料来看,这个总裁在台湾所下达的决策显然都太过怪异。
     比如日前他就决定要向泰国某公司订一批货,而这家公司所报的价钱比别家高得离谱,他还是决定要向泰国订货,连她这个对商业完全不懂的人也知道,谁都希望自己公司进货的成本是愈低愈好,而他却一反常态,这是为什么?
     难道那家公司的产品品质比其它家还好?但,纵使是这样,他也得评占市场反应,不是吗?
     反常的例子还有很多,这些都是他来这之后才决定的,照他这种做法,唐烨有办法存活那么久实在是奇迹。
     这么异于平常的现象她得列入考量之中,或许她该试着去查出总经理的行踪才是。
     “吟黛,你在发什么呆?”佳伶举起手在柯吟黛面前晃了几下,试图唤回她不晓得飞到第几层外层空间的神智。
     柯吟黛眨了眨眼,迅速回神,她抬起头对佳伶微微一笑,“怎么,有事吗?”
     “你刚才在想什么?我喊了你好几次,你都没听见。”
     “抱歉,有什么事吗?”
     “我知道这张报表里头有一些数字错了,可是我一直抓不出来,所以想请问你一下,我想以你曾在事务所的经验,你应该可以很快就找出错误在哪里,对不对?”佳伶拿了一份财务报表放到柯吟黛面前。
     “啊?”柯吟黛瞪着面前的报表,额际浮起了几条黑线,“你抓不出来?”原来帐是用“抓”的?
     “对。”
     “那……你……觉得哪里怪怪的?”她硬着头皮反问她。
     “这里,还有这里,以及这里。”佳伶连指了三大地方,“我就是觉得这些地方的数字很怪,可是无论我怎么抓也抓不平,所以我才想请问你。”
     “你……有这么多地方觉得有问题啊?”她的嘴角有不着痕迹的抽搐。
     老天!谁能来救救她!
     “你能不能帮我看一下?”
     “看是没什么问题……”光看而已嘛!谁不会?她眼睛又没瞎,就对着那些数字瞥一眼就好了,不过要她查出哪里错误就……
     “那你能不能马上帮我处理一下,因为这份报表我下午就要交出来了。”
     “咦!马上?!”柯吟黛惊呼。
     “不可以吗?”
     “呃!这个嘛……我……你要给我一点时间。”她干笑着。
     “中午前你能赶出来吗?”
     “中午?”她在脑袋里评估了一下,如果她打电话给敛苍焱,然后要他立刻来帮她忙的话,如果他没吹牛,以他的程度应该可以赶出来吧!她想。
     “好,那中午休息过后,我就把报告交给你。”
     “哇!真是谢谢你了,吟黛你人真好。”佳伶一脸的感激。
     “哪里。”
     ※※※
     “你真的没事找事做。”敛苍焱边算着帐边抽空抬头白了柯吟黛一眼。
     “你以为我喜欢吗?”她双肘靠在桌面,手掌托着整个脸,盯着敛苍焱算帐,“这就得怪我们局长了,谁叫他把我那份寄到唐烨应征的履历表上头写得太神了,别人有问题当然会来找我。”
     敛苍焱没有说话,因为事实上那份履历表是他捏造的,他知道怎样的经验及能力才会被录取,不过他没料到,到头来,头痛的人是他。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帮她忙了。
     这阵子只到柯吟黛一有问题,他都得随CALL随到,一点也无法怠忽,幸亏她遇到的这些都是小问题,不然要他用几分钟的时间就解决掉,除非他真的是神。
     “唉!会计这么难,怎么会有那么多的人想去读呢?真是奇怪。”
     “想赚钱的人就会去读。”
     “我就不会。”她反驳他的话。
     “因为你笨。”他啐道。
     闻言,她的眉毛整个倒竖,“敛苍焱,你说什么?!”
     “这是事实,有些人适合动脑,有些人则只适合用四肢。”他懒懒地揶揄她。
     “该死的,你凭什么骂我头脑简单四肢发达,每个人都会有缺点的,不要告诉我你是天才,你什么都会!”她气呼呼地瞪着他。
     他睇了她一眼,嘴角微微上扬,“你生气的时候脸颊鼓鼓的。”
     “那又如何?”她恶声恶气地问。
     “很可爱。”
     “我可爱?”她一怔,本以为他又会出口调侃她,所以她早准备要破口大骂了,岂料他会说出夸赞她的话,害她一时之间不晓得该如何响应。
     他淡笑,忍不住倾身在她的唇瓣烙下一吻,“可爱又迷人,你绝对是上天赐给我最棒的礼物。”
     她嫣红了双颊,显得益加迷人。
     看着她美丽的容颜,敛苍焱发现他的心底,似乎有个东西慢慢被她给改变了……
     ※※※
     “他看过我?”敛苍焱皱眉。
     “没错。”陆易辰很肯定的回答,“我记得他有一次出差到美国时,曾经到总公司走一趟,那时你们匆匆会过一面。”
     “因为他看过我所以才能假藉我失踪的机会,伪装成我的模样到公司去,做了多项有益于他走私的决策。”他整理出结论。
     “有可能,再说你们的体型也很像。”
     “……你的猜测有理,我会叫吟黛多注意他。”
     “说到她,我很好奇,你们现在进展的如何了?”
     “你的好奇心未免过强了些。”他撇嘴,不想回答他。
     “我很关心你们。”
     “省省吧!”他冷嗤了声,“我们今天就谈到这里为止,有任何消息你再通知我。”
     “苍焱,爱情是要用面对而不是逃避的。”陆易辰提醒他。
     敛苍焱不语。
     “希望你能把我的话听进去,拜拜。”
     挂掉电话,敛苍焱陷入沉思,直到另一通电话响起才打断了他。
     “喂?”
     “请问敛苍焱先生在吗?”话筒内传来一阵甜美的声音。
     敛苍焱眸底闪过一丝警戒。谁会知道他在这的?他谨慎地想着。
     “你是谁?”
     “我是陆洛琳。”
     “陆洛琳?!”敛苍焱震惊万分。
     “你是麦斯吗?!”陆洛琳高兴地大呼,“真的是你!”
     “谁告诉你我手机号码的?”他脸色阴鸷地问。
     “还会有谁,当然是我哥啰!”陆洛琳是陆易辰的妹妹,从很久以前就一直暗恋着敛苍焱,这次她会知道敛苍焱的消息,全是向她哥哥苦苦哀求得来的,一得知敛苍焱的踪影后,她马上从美国飞回台湾找他。
     “易辰?!那个该死的混帐东西!”他低咒。
     “我现在人在台湾,明天晚上我们出来吃个饭如何?”
     “不。”他冷冷的拒绝了。
     “别这样啦!麦斯,人家好久没看到你了耶!我好想你,你呢?你想我吗?”
     麦斯是敛苍焱的英文名字。
     “我从未想过你。”这个陆易辰真是找死了,他分明知道他妹妹陆洛琳像个花痴一样,死缠着他不放,他最讨厌这种女人,而他还敢告诉她他的行踪,这家伙显然是活腻了。
     “哦!麦斯你好酷哦!我就是喜欢你这种个性,迷死人了。”
     老天!他全身的鸡皮疙瘩全卯了起来,他真是搞不懂,像陆易辰如此优秀的男人,怎会有个这么……他该怎么形容她?不知羞耻?骄纵?反正总而言之,他有这种妹妹真是他的可悲。
     “陆洛琳,你缠着我也没用,我说不会爱你就不会爱你,你缠着我一生一世我也不会爱你。”他这句话己经快对她说烂了。
     “没关系,只要能缠着你就是我的幸福,我无所谓。”
     该死的!敛苍焱几乎快要捉狂,“你没关系我有!”他对着手机大吼。
     “被人爱着是件很幸福的事耶!”陆洛琳完全不为所动。
     “你--”
     “好啦!麦斯,明晚我们出来啦!我知道有一家餐厅好浪漫、好有情调哦!我们明天晚上去那里吃饭啦!”
     “……好,我们明天就到那家餐厅去。”明天他一定要把话和她说清楚。
     “太棒了,那我在那里等你,不见不散。”得到敛苍焱的首肯,陆洛琳高兴地在电话彼端大呼着,“记得一定要来哦!拜拜!”
     敛苍焱没和她道别,直接关掉手机,这么不识相的女人,真令人生厌。
     他步出自己的房间,缓缓地走向柯吟黛的房间,轻敲了房门,得到允许后才开门而入。
     “你怎么还没睡?有什么事吗?”柯吟黛正努力对着她临时去图书馆借来的会计相关书籍抱佛脚,所以半夜了还没就寝。
     她多多少少也得恶补一些常识,否则一定会穿帮的。
     “没什么,就突然想看看你。”他把她床上的衣服拨到一旁去,径自在空出来的位置躺上去。
     “想看我?我有什么好看的?”她的注意力始终放在书上,从头到尾都没回头看他。
     “看你是如何美好。”
     在敛苍焱说完话后,房间静寂了约三分钟之久,柯吟黛才回过头看他。
     “我美好?”她挑高了秀眉,怀疑自己耳朵听到的。
     他点头。
     “真的还是假的?你怎会突然有这种感觉?”她又回去继续研究书上的题目。
     “把你和别人比较后,自然会有这个结论。”他回答。
     “我该受宠若惊吗?”
     他低笑,“你是该。”
     “拜托!”柯吟黛翻翻白眼,不过话说回来,他的赞美让她心花怒放。
     “而且我还觉得你需要一个肩膀。”
     “需要一个肩膀?什么意思?”她实在搞不懂他在说什么,“我需要谁的肩膀?”
     “我的。”
     “你的?”她还是一脸茫然,“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想抱抱你。”他黑炯的目光定定地锁住她的。
     “抱抱我?你想抱抱我就直说,干嘛说我需要一个肩膀,让我听不懂,真无聊!”她啐了声。笨男人。
     “你心里在想什么?”看她翻着白眼就知道她在心里偷骂他。
     “我在想会计真的很难懂。”她才不会告诉他,她在心里偷骂他。
     “以你的脑袋,我想你一辈子也搞不懂。”他恶劣地揶揄道。
     “你说什么?!”听完他的话,她转身凶巴巴地瞪他。
     “我以为你四肢发达所以头脑简单,这是个众所皆知的事实。”
     “该死的!”她生气地放下笔,跳上床,双手掐着他的脖子,抗议地对他大叫,所有动作一气呵成。“你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世界上怎会存在像你如此嘴贱的男人?!”她气愤不已。
     “小心点,我会告你谋杀的。”他动也不动地任由她掐着他,仅有嘴巴淡淡地动着。
     “谋杀?谋你的头,没事我干嘛谋杀你。”她松开手改捶他的胸膛。
     敛苍焱没料到柯吟黛的手劲不弱,一个不注意被她的的拳头给打岔了气。
     “咳!”他忙坐起身咳嗽,“见鬼了,你这么用力打我,真想打死我吗?”
     “放心,你会活一千年的。”她幸灾乐祸地在一旁凉凉地调侃他,拐着弯骂他是祸害。
     “你骂人的功力太差,白痴也知道你在骂我什么,一点深度也没有。”蓦地,他一个反身将她压制在自己身下。
     “如果骂人骂到别人不晓得是在骂他,那还骂什么?无聊啊!”她不屑地扯扯嘴角。
     “骂人可是一门高深的学问,如果你想学,你可以贿赂我,我绝对会把我所会的倾囊相授。”
     她极度怀疑的目光搜寻着他,“奇怪了,你为什么好象什么都会?请问你是真的会还是假的会?搞不好你唯一会的就是耍耍嘴皮子而已。”
     闻言,敛苍焱陡地眯起了黑眸,“我只会耍耍嘴皮子?原来我在你心中是只纸老虎?”
     “这是你自己说的,我可什么话都没讲哦!”她急忙撇清关系。
     “很好。”他抿紧了薄唇,低沉森冷的说话口吻让人不寒而栗,“老虎不发威,你把我当成了病猫!”
     “我没--”她想抗辩的话还未出口就被他悉数含入口中,而她挣扎的手被他制住,完全的任他为所欲为。
     “我美丽的小东西,你实在迷人得叫人无法不爱上你。”他含着她瑰丽的唇瓣着迷地低喃着。
     这次他的吻与上次的完全不同,虽霸道但包含了无限的柔情,他像呵护着无价之宝般,细细地品尝着她的甜蜜,企图把她诱人他设下的迷障中。
     “要我对你放手是不可能了,你是我的,永远永远我都不会放开你……永远不会。”望着她醉人且迷茫的美眸,他再也克制不住地加深了他们的吻。
     柯吟黛无法去细思敛苍焱话中的涵义,她只知道自己全身上下彷佛化成了一滩水,沉溺在他的柔情之中,她很确定自己彻底沉沦了,沉沦在他故意编织的情网里,无法自拔。
     “今夜,我会让你真正成为我的。”
     ※※※
     早晨七点,阳光暖洋洋地从窗户洒进,投射在床上熟睡的两人身上,敛苍焱紧紧地搂着柯吟黛不放,连在睡梦中也霸道地不准她离开他身边。
     一切本是如此安详宁静,直到一道不识相的尖锐铃声响起,才打破了这一刻的寂静。
     敛苍焱首先动了一下,他先皱起好看的浓眉,然后再缓慢地睁开眼。
     什么声音?他难过地微撑起身子左右看了一下,最后才确定声音是由客厅的方向傅来。
     “该死的,是哪个混球打电话扰人清梦的?”他不悦地低咒,低血压让他难过的要死。
     与他相较之下,柯吟黛熟睡的像只猪一样,丝毫未被外在的杂音扰乱了她的睡眠。
     望着她满足甜美的睡容,敛苍焱发现他的头似乎不那么痛了,他用手肘撑起自己的头,满意地将目光留恋在她那恍如上好绸缎的姣好背部上,情不自禁地伸手温柔的轻抚着,完全把电话铃响抛至脑后。
     柯吟黛嘤咛了声,反射性地更偎近他。
     扬起宠溺的笑容,他低头在她的香肩轻轻烙下一吻。
     电话铃声还是持续不断地响着。
     终于,在电话铃声响了将近十分钟之久,柯吟黛醒了,她掀开眼帘坐起身子,一瞬间忘了自己身在何处。
     “什么声音?”她带着浓浓的睡意问着她身边的男人。
     “电话声。”他含笑地回答。
     “哦!”她随意应了声,闭上眼,索性直接趴在他身上,又想继续睡她的回笼觉。
     敛苍焱挑了挑眉,好笑地盯着她的举动。
     停了三秒,她霍地抬起头,迎视着敛苍焱带笑的黑眸,此时她的头脑已开始正常运转。
     “你怎么在这?!”她错愕地问。
     “我……”他正要回答就看见她拉起被子裹住赤裸的身子,冲到客厅去接电话了。
     “喂!我是柯吟黛,请问哪里找?”她的声音稍嫌急促地问。
     “我是总裁,不好意思,这么早就把你吵起来。”话筒彼端传来充满歉意的声音。
     “总裁?!”柯吟黛微愕,“你怎会突然打电话给我?”
     “今天是周休,所以我想知道你是不是有计画了。”
     “不晓得总裁你有什么事?”她防备地反问。
     “其实也没什么,我只是想,如果你没什么计画的话,我想邀你共进晚餐。”他大胆地提出要求。
     “晚餐?公事吗?”
     “不,不是公事。”
     “既然不是公事,那总裁怎么突然想到要邀我共进晚餐?我好讶异。”他有何企图?
     “事实上,我有些话想对你说,不晓得你是否能答应。”麦斯努力地想说服她,他已经决定要得到她,就不会放手,这么美的女人若让她从他面前消失,那就太枉费他有情圣这个外号了。
     “这个……”她犹豫了一下,“我想不太好吧!要是让公司其它人看见,那我该用什么态度去面对大家?而且我很怕公司的人会在我背后闲言闲语,我才刚进公司,不想惹太多的是非。”她假意推辞着,实际上她根本笃定了麦斯不会轻易放弃才敢如此。
     “有我在谁敢在你背后乱嚼舌根的,相信我,如果真被人发现,我一定会摆平一切。”麦斯拍胸脯保证。
     “可是……”
     “别再可不可是了,就这么决定,晚上我去你家载你。”受不了柯吟黛游移不定的个性,麦斯径自帮她下了决定。
     “那……好吧!我晚上会去赴约,你告诉我你在哪家餐厅订了位置,我直接过去就好了。”她故意装出勉为其难的口吻。
     “我可以去你家载你。”麦斯乘胜追击地提出要求。
     柯吟黛笑了下,委婉的拒绝了,“不用了,我这里不太方便招呼你,还是我自己去就好,你告诉我地点和时间吧!”
     麦斯有些失望,但还是接受了,“既然如此我就不勉强你了。”他告诉她时间地点后就挂了电话。
     挂断电话后,柯吟黛盯着话筒陷入沉思,过了一会儿才起身回房,敛苍焱还一副很舒服的躺在她的床上。
     “喂!你还不回你的房间,窝在我这做什么?”她举起脚踢他。
     “谁打来的?”他趴在床上,声音从枕头里闷闷地传出。
     “唐烨集团的总裁。”
     “唐烨集团的总裁?!”敛苍焱眸底闪过一丝讶然,“他无缘无故找你做什么?”他谨慎地问。
     “约我去吃晚餐。”见他没任何动作,她唇边漾起一朵狡黠的笑容,然后毫无预警地,她突然大力地朝他的背上重重压上去,听见敛苍焱传来一声惨叫后,她得意地轻笑出声。
     “见鬼了,你想把我的腰弄断吗?”敛苍焱一个转身,两人的位置顿时对调,他生气地瞪着她。
     即使敛苍焱绷着一张脸凶恶地瞪着她,她还是忍不住地哈哈大笑。
     “你是故意的。”他指控。
     “答对了。”她笑咪咪地回答。
     “罚你。”话甫落,他立即举起双手搔着柯吟黛的痒,惹来她的尖叫不断。
     “不要,啊--救命啊--不要,啊--”柯吟黛扭着身子企图躲过敛苍焱的手,可惜徒劳无功,“我受不了了,求求你不要了,真的不要了。”她告饶道。再笑下去,她的嘴巴铁定歪掉。
     “吻我,否则我会再搔你的痒。”他威胁道。
     她毫不犹豫地马上吻住他,敛苍焱满意地加深了两人的吻。
     “好了吧!满意了?”
     他勉强地点着头,“对了,我刚才话说到一半,我问你唐烨集团的总裁为什要邀你去吃晚餐?”
     “我哪知道,也许他也被我迷住了吧!”她耸耸肩。
     “他不是什么好家伙,你可要小心一点。”他提醒她。
     她狐疑地望向他,“你不会是因为吃醋,所以才这么说的吧?”
     “我是和你说真的,那个人有问题,你最好注意一点。”
     “这个我知道,局长曾跟我提过,他有问题所以要我对他多注意,在我多日来的观察之下,我也觉得他有很大的问题,我几乎可以确定他就是坏人之一。不过我不明白,他自己干这种勾当,为什么还来报警,请求我们警方帮他揪出他公司内的坏蛋呢?这不是很矛盾?”这个问题已经困扰她许久,只可惜她一直找不出答案。
     “等你破了案之后你自会明白,总之,我相信从他身上你绝对可以套出你想要的答案,只要他对你不起疑。”
     “起什么疑?他不是早就该知道我就是在他们公司卧底的警察吗?他是委托人,局长应该会告诉他的。”
     “吟黛,相信我,我不会害你的,照我的话做。”他捧着她的脸认真地道。
     “相信你?”她一脸质疑。
     “对,我以我的性命担保,不要告诉他你真正的身分,把他当成你要揪出的对象去侦办,你将会得到意想不到的结果。”
     “我为什么要听你的?你只不过是个局外人,我……”
     “不要让我一再重复我的话。”他不耐地压低了嗓音,“我绝对是为了你的生命安全着想,如果你想死的话,就尽量违背我的话去做。”
     她撇撇嘴,心中自有分寸,“好了,话题结束,你可以回你的房间了。”
     “我为何非回我的房间不可?”他奇怪地看她,“在这我也睡得很好,而且在这有你陪伴,我回我的房间做什么?”
     “你很奇怪耶!这是我的房间。”
     他盯了她几秒后,突然站起身,一把将柯吟黛打横抱起,回到自己的房间,他动作轻柔地把她放在床上,然后自己在另一边躺下,拉起被子盖住两人。
     “敛苍焱,你干什么,为什么连我也要一起过来?”她挣扎着要起身,却被他一手揽腰箍住。
     “你明知道我有低血压,刚才还整我,搞得我现在头痛欲裂,你别再和我争这个,我们再睡一会儿。”他故意佯装出一副痛苦万分的表情,企图引起柯吟黛的怜悯。
     瞪着他病恹恹的模样,她鲜少出现的恻隐之心居然冒出头,她撇了撇嘴角,很难得的顺从了他的意思,调整好姿势陪他再睡一会儿,反正今天放假不用上班,他们爱睡多久就睡多久。
     看着她的举动,他觉得他的心灵深处似乎流过一道暖意。
     他对她扯开一抹俊俏的迷人笑容,“你是一个好女人。”
     她白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我会疼你一辈子的。”
     她一脸的不耐,“别扯了,快睡你的觉。”
     他深深笑着,在她的唇上轻吻了一下后,才满意地闭上眼。
     疼她一辈子……她自嘲地笑了下,又不是爱她一辈子……
     不过即使他不爱她,但他肯疼她,这样的生活不好吗?她纳闷地心忖,有人疼总比去疼人家好吧?
     是这样吗?
     天晓得。
     想不出结果,她也懒得再想了,睡吧!反正船到桥头自然直,她现在想这么多也没用。
     ※※※
     “你的脸色不太好,似乎有什么事困扰你,你要不要说出来?也许我可以帮得上忙。”麦斯着迷地盯着柯吟黛柔美的娇容猛瞧,她的一颦眉一投足都深深地刻画在他心里头。
     “我怎么好意思麻烦你。”
     “不会麻烦,你快说来听听。”他催促着她。
     柯吟黛看了他一眼,摇摇头,气叹得更长了,“事实上,没有人可以帮得了我的。”
     “何以见得?你不说看看,怎么知道我帮不了你?”从她踏入餐厅开始,他未曾见她的秀眉舒展过,她的眉宇之间始终带着忧愁,看得更让人心疼不已。
     “我……”她嗫嚅着,“我怕说出来会吓到你,影响到我在你心目中的形象。”她表现出一副也很爱慕麦斯的模样,让麦斯一步一步地走进她设好的陷阱里。
     “不会的,相信我,你是我心目中的女神,不论你说什么都不会影响到我的想法。”他忙不迭的给她承诺。
     “谢谢你,听你这么说我好高兴。”她对他绽放一朵绝美的笑靥,当场把麦斯迷到不知今夕是何夕。
     他得意的笑了笑,“哪里。”
     她深吸了口气,左右张望了一下,确定没人注意他们这一桌,才敢小声的在他的耳边说道:“老实说,我想买把枪。”
     “什么?!”麦斯一脸愕然,“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没事我怎会想买枪,当然有我的用途。”说到这她脸上的表情更加忧郁了,“说出来不怕你笑,我的父亲是个酒鬼兼赌鬼,没事就爱往赌场跑,输了好多钱,但他根本没那么多钱可以还债,赌场的人看我妈长得一副很标致的模样,打算把她带到赌场里兼营的妓女院好替我父亲还债。我那狠心的父亲居然答应了,天晓得我有多恨他们,我恨不得能手刃他们,为我妈讨回公道。”嘿!这个故事编得挺不错的,她第一次觉得自己有掰故事的能力。
     “所以你才想买枪?”麦斯了然地道,但在他心中却对柯吟黛所说的遭遇感到置疑。即使她表现出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模样,但,事情不会这么巧的,尤其他的身分是如此地敏感。
     她点头。
     “可是这种事情你应该报警才对,而不是动以私刑。”他对她起了防备之心,开始观察她的言行举止。
     “如果警察肯接下这个案子,我何必自己动手呢?我已经上警察局申诉好几遍了,但由于那间赌场背后有民意代表在撑腰,所以警察局根本不敢为我侦办这件案子。”她幽幽地叹着气。
     “我知道你也帮不上我的忙,要买把枪说简单是简单,但对于我们这种和黑道分子没有交往的平常人,要找到管道是比登天还难,我看我这辈子想报仇是没有希望了。”
     麦斯沉吟了一会儿,才故意说:“要报仇有的是机会和方法,你不一定要用这个法子,改天我帮你问问我一些朋友,看他们能不能帮上忙。”
     “你要帮我?”她佯装诧异地睁圆了杏眼,神态激动不已,“你真的要帮我?”
     “我尽力而为。”他仔细看着她的反应。
     “谢谢你,真的谢谢你。”她情绪高昂地主动握住他的手,感激万分地对他致谢,“只要你能帮我达成我的愿望,我可以答应你任何的要求。”
     “……如果我说我要你呢?”麦斯大胆地探问。
     闻言,柯吟黛脸上飘上二朵红云,她娇羞地细声道:“我说过,我可以答应你任何的要求,如果你要的是我,那……我就是你的了。”
     这个死色胚,要她?!下辈子或下下辈子都不可能!
     奇怪,他明明长得和敛苍焱一模一样,为何给她的感觉却差了十万八千里,敛苍焱给她的感觉顶多是奸诈罢了,而她一看见他直觉他就是个坏人,真是怪了。
     “为了你,我一定会想尽办法为你做到。”麦斯配合着她的剧情跟她走,他倒要看看她能变出什么花样来。
     哼!这个色迷心窍的麦斯,已经完全走入她的计画之中,经由他要钓出真正的幕后主使者已是指日可待的事了。柯吟黛得意地心付。
     在她潜入唐烨集团的这一段时间内,从她旁敲侧击的结果看来,她可以确定这个麦斯就是老鼠屎之一,不过他算小颗的,大粒的还在后头,静待她慢慢地将他们揪出来!
     “我相信你一定会帮我做到,我等你的好消息。”她在他的脸颊上吻了一下,语带暧味地轻声道:“届时,我们就可以在一起了,我真期待那天的来临。”
     麦斯兴奋的直点头,但他想吻柯吟黛时却被她给躲掉了。
     她轻笑地睇着他,“这里人多,我会不好意思,反正我们来日方长,有的是时间不是吗?”
     “对,对,我们来日方长,有的是时间。”他忙不迭地点头附和,柯吟黛相信,要是现在她叫他去死,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去做。
     愚蠢的男人!她不屑地心付,难怪他只能当个小喽啰,没用的家伙。

图书 【落难王子】 由书友分享至【佳人书】jiarenshu.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