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章

作者:柯怡 发表时间:2020-01-13 21:14:51
    就在她为了加深麦斯的信任,而在他脸颊印上一吻时,在餐厅角落陡地进发出寒凛的气息。
     该死的,只要事情一结束,他不把那个混球痛扁到一个月下不了床,他就不叫敛苍焱!敛苍焱愤懑地握紧拳头。
     他没想到他和陆洛琳相约的餐厅,正好和柯吟黛他们的是同一间,由于他和陆洛琳相约的时间较早,因此,柯吟黛根本不晓得他同时也在这家餐厅内。
     虽然他很明白柯吟黛不过是为了任务需要,但他就是克制不住的一把醋火直往上窜升。看着那个冒牌货不时的对柯吟黛毛手毛脚,吃她的豆腐,他的火气愈来愈大,眼睛几乎快冒出杀人的火焰。
     他堂堂一个大集团的总裁,居然需要动用到他的女人出来牺牲色相,这说出去他的颜面何在!
     最该死的是,当初他没事干嘛想出这个点子,现在可好,真是活该。他气假麦斯也气自己,他根本容不得别人觊觎柯吟黛,她是他的!只有他有资格摸她、吻她,包括她的笑容、她的娇媚也只有他能拥有,他不许她为别人绽放!
     当他见到假麦斯得寸进尺的将柯吟黛搂在怀里的时候,敛苍焱爆发了,他怒不可遏地站起身子,朝他们走了过去,准备好好修理那只大色狼一顿。
     “麦斯,你要去哪里?”陆洛琳看见敛苍焱一脸愤慨地起身时,急忙唤住他。
     听见她的声音,敛苍焱像被雷电给击中般怔了一下,他的计画在同时间于他的脑海中浮现,惊觉自己的行为时,他整个人立即僵住。
     老天!他在干什么?!他震惊万分的自问着。
     他居然让醋意压过了理性,他竟想冲上前去痛扁麦斯一顿?
     该死的,他怎会失常到这种地步?
     难道他小觑了柯吟黛对他的影响力?!他脸色阴霾地朝他们望过去,敛起深眸,毅然地重新坐回他的位置,克制自己不再去看他们。
     “麦斯?”
     “没什么。”他淡然道,不打算告诉陆洛琳这件事,“对了,你怎么突然回到台湾的?”他转移话题道。
     “我是特地来找你的。”
     “找我?我有什么好找的?”他不以为然地睇了她一眼,激昂的情绪再度被控制的很好。
     “你无缘无故失踪,人家担心你的安全嘛!”
     “我比你还会照顾自己,你的关心是多余的。”他漠然地道。
     “其实人家不只是担心你的安全而已,听我哥说,你交了一个女朋友,而且对她印象还不错,他还说搞不好你会娶她,我是来了解一下情敌状况的。”
     从小在美国长大,她的思想开放,勇于追求她的真爱,再说她早对敛苍焱表白过好几次,所以她现在才敢大方的在敛苍焱面前谈论这种事。娶她……
     敛苍焱的目光不自觉的转移到另一边柯吟黛的身上,盯着她勉强对假麦斯扯开的笑容,一想到她是在为他的公司努力及牺牲,他凌厉的眼光瞬间柔化许多。
     娶她吗……顿了一下,敛苍焱忽地发现他竟认真地思考起这个可能性!
     娶她为妻?!他被自己的想法给吓了一跳,因为他知道不止考虑而已,他甚至想立刻押她进教堂,天哪!他在发什么癫?!
     她是个粗鲁、巡遢、男性化十足而且一点也不温柔的女人,她全身上下除了她的外表遗可以见人外,根本毫无优点。在他以前交往过的女人中,每一个都比她优秀,而他怎会--
     他是怎么了?才和她居住在同一个屋檐下没多久,他的品味就被她给同化了?!他心惊胆跳地想着。
     纵使敛苍焱的思维已转过千百遍,陆洛琳仍不了解他内心的挣扎,她轻唤着他,不解他怎么又发呆了,这种情形在美国时是很少见的,怎么他一回到台湾就失常了?
     “麦斯你没事吧?我看你一直魂不守舍的,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不……没什么……”他的思绪是一团紊乱,完全厘不清他对柯吟黛的真正感觉。
     他承认他很喜欢和她在一起、喜欢和她斗嘴、喜欢看着她露出充满自信的笑容、喜欢她和他据理力争时的坚持,他更喜欢她偎在他怀里时,眼底流露的温柔、娇媚,他--他喜欢她太多太多地方了,倘若集合起这些喜欢的话,构不构成爱?
     爱?他敛苍焱会爱人?
     他很想否认,但他发现怎么也无法撇清,柯吟黛占据在他心头的那股难以形容的感觉,他的心似乎涨满了一种很奇妙的情绪,有点窒闷,他好象喘不过气来,却觉得好幸福,他竟想永远拥有这种感觉,这到底是什么?
     爱吗?这就是所谓的爱吗?
     “告诉我,她是怎样的一个女人?漂不漂亮?她的优点是什么?你又为何会看上她?”陆洛琳好奇地急问着。
     “她是怎样的一个女人?”他一闭上眼,脑海里立即浮现她灿烂如花的绝美笑靥,他的嘴角跟着微微上扬,“她是一个非常有主见、非常有个性的女人,她集所有特别于一身,她……是个好女人。”这是他的结论。
     “有主见、有个性、很特别?我也是这样,为什么你就不会爱上我?”她不满地嘟嚷。
     “等你看过她之后,你自然会知道为什么。”他举起酒杯轻啜一口。
     “你的意思是你真的爱上她了?”她追问。
     闻言,敛苍焱拿着酒杯的手微微一僵,抬起眼紧盯着陆洛琳的脸。
     “如何?”她急着想知道答案的靠近他,“快点告诉我,我还有没有机会?”
     “不管我爱不爱她,你永远都没有机会。”
     “不要转移话题,我真正要问的是,你究竟爱上她了没?”
     他黑眸一敛,冷冷地回答:“没有,我是不会爱上任何一个女人的。”
     听见他的话,陆洛琳大喜,“那代表我还有机会,耶!太棒了。”
     “陆洛琳,要不是看在你哥的份上,我连和你说上一句话也不肯,更甭提我会爱上你了,你彻底死了那条心,别再来纠缠我了。”他向来厌恶去和他不喜欢的人打交道,这个陆洛琳已经破了他的例,她该为此满足才是。
     “我偏不,现在新时代的女性就是要勇于追求挚爱,而且我可以告诉你。我是个超级牛皮糖,我要把你缠到喘不过气来为止,你等着吧!”嘿!难得她哥哥不在她身边管东管西,她当然要好好的给他撒野一番。
     即使面对敛苍焱那令人为之胆寒的冷峻脸庞,陆洛琳一点也不害怕,甚至不断挑战着敛苍焱的耐力,真让人不禁为她捏把冷汗。
     敛苍焱额上的青筋跳跃着,他真怀疑她是不是愚蠢过了头,敢这么一而再的对他的话置之不理,她显然是活腻了。
     “这是我最后一次警告你,你最好快给我滚回美国去,别待在这给我惹事,否则我会立刻把你哥从美国调到我身边。”他低声警告她。
     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妮子,都怪陆易辰把她保护得太好,养成她这一身骄纵的个性。她若继续待在台湾,准会坏了他的计画,他得赶紧想办法把她丢回美国去才行。
     “讨厌啦!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你明知道人家有多喜欢你。”陆洛琳靠在敛苍焱的怀里,轻嗔着,完全没把敛苍焱的话当真。
     忙着应付麦斯的柯吟黛眼角不小心扫到了角落,陆洛琳偎在敛苍焱怀里的镜头恰巧纳入她的眼底,她浑身瞬间僵硬。
     敛苍焱?!
     看着他们两人拉拉扯扯的,柯吟黛突觉她的心如刀割,痛得难以呼吸。
     察觉她的异状,假麦斯关心地问:“你怎么了?怎么脸色突然刷白?”
     怕假麦斯会发现敛苍焱的行踪,柯吟黛马上拉回目光对上他的,勉强扯出笑容谎道:“有吗?你多疑了。”
     “是吗?可是你的脸色真的很难看,惨白得吓人,你不会等下突然昏倒吧?”
     柯吟黛轻笑,“总裁,你真爱说笑,我才没那么虚弱。”
     “还叫我总裁?你不觉得太生疏了?叫我的名字。”他握着她的手,不断的轻抚着。
     自动送上门的,不要白不要,何况他已经觊觎她很久了。
     柯吟黛强忍着想把桌上食物往假麦斯脸上砸去的冲动,对他露出迷惑人心的笑靥,依了他的意,叫他的名字。
     “你的声音真好听,多叫几次吧!”
     “是的,麦斯。”她甜甜地喊了几声,目光还是忍不住偷偷地朝敛苍焱那桌瞥过去,看见他们那亲密的模样,她发现她的心碎了,碎成片片……
     ※※※
     柯吟黛和假麦斯分手回到家后,第一件事就是冲进浴室洗澡,她要把那个那个色胚摸过她的地方全部洗干净。
     “恶心死了,居然乱吃我的豆腐,过分!”她用力刷着皮肤,边洗边诅咒连连,“等事情一结束,我铁定要砍下他的那双贱手。”
     好不容易洗掉属于假麦斯留下的气息,她才满意地踏出浴室,岂知她浴室门才一开,什么都还没看清楚,就马上被人拖了出去。她还来不及尖叫出声,嘴巴立即被人给吻住,待她定睛一看,看清是谁吻她后,她才整个人松懈下来。
     “你在干什么?”吻罢,她才开口发难,“我以为是那个麦斯,害我吓死了。”
     “我看见他摸你、亲你。”他把麦斯摸过柯吟黛的地方全部重摸了一遍,他要拭去那个混帐留在她身上的印记,“天晓得我整颗心快被嫉妒之火给烧掉了。你是我的女人,你只能属于我,你的全身上下只有我能触碰,我不允许他摸你!”他霸道地宣布。
     闻言,她一怔,抬起受伤的眼神迎视敛苍焱那深沉的黑眸,自从在餐厅看见敛苍焱和一个陌生的美女状似亲密的镜头后,她整个脑子里全是那个景象,趋之不去。
     她很想质问他,那个女人是谁,但她发现几乎要出口的问话全在最后一秒钟又缩了回去。她问不出口,她没办法像其它女人一样,理直气壮的质问自己的情人。
     为什么她会问不出口?!
     为什么?
     即便她不断的告诉自己,她不该过问那么多的,以他的外表,他一定有很多女人,他们之间只是游戏,他对她绝不会有真情,而她也不该对他有感觉,可是为什么当她看见他的怀抱给另外一个女人依偎时,她的心是那么难受。
     看见她哀瑟的眼神,他心一揪,“吟黛?你怎么了?”
     “我问你,我们之间是否只是个游戏?你有没有对我失去了兴趣?”她捉着他的衣服问他。
     “吟黛?你怎么了?”
     “回答我,到底是不是?有没有?”
     敛苍焱正要开口却被门铃声给打断,“我不懂你在说什么,待会儿我再和
     “站住,我要你先回答我!”她追了出去,挡在他面前喊道。
     敛苍焱果然依言停住了脚步,他不解地盯着她,“吟黛?你到底是怎么了?怎会突然这么激动?发生了什么事?”
     “什么事都没有,你只管回答我的问题!”她恼怒地瞪着他。
     “我--”他才刚要回答,门铃声又急促地响起,“你先让我看看是谁,有什么话我们等一下再谈应该不迟吧!”
     这次她没再阻止敛苍焱去开门,他说的没错、那些话不急于在这一秒钟就说出口,她可以等……
     待敛苍焱打开门的一刹那,陆洛琳马上奔进他的怀抱,“我终于找到你了!”她高兴地大呼。
     柯吟黛看见这一幕,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美眸,心口倏地揪得死紧。
     “陆洛琳?!该死的,你怎么知道我住在这的?!”敛苍焱震惊不已,他忙着把像八爪鱼般紧巴在他身上的陆洛琳给硬扯下来,厉声地质问她。
     “我跟踪你的呀!后来看你进入这栋大厦,我不晓得你住哪一家,所以就拿出你的照片去询问门口的警卫,结果他就告诉我了呀!我很聪明吧!”她喜孜孜地讲着。
     “该死的,我一定要叫你哥回台湾。”敛苍焱转身要去打电话时,正好对上柯吟黛漠然的表情,他这才想起他目前的处境,“吟黛……”
     柯吟黛避开他欲解释的目光,直接望向他身后的女人,打量着她,同样的,陆洛琳也正在打量她。
     “麦斯,她就是我哥说的那个女人吗?”陆洛琳走到柯吟黛面前,用最严格的眼光评鉴她,“嗯!果然长得很美,不过当然没有我美,你说是不是?”
     柯吟黛没遗漏陆洛琳对敛苍焱的称呼,她狐疑地望向敛苍焱,“麦斯?你也叫麦斯?这么巧?”
     敛苍焱表情微变。
     “喂!你不会不认识他吧?”陆洛琳彷佛听到什么惊天动地的大消息,一脸怪异地直瞅着柯吟黛瞧,“他是堂堂唐烨集团的总裁,麦斯这个名字你不知道?你太落伍了。”她挥挥手,表示她的不屑。
     “你会不会认错了人?他是和唐烨集团的总裁长得一模一样,但他不是他。”她解释道。
     “你在胡扯什么,哪有谁和他长得很像的,而且我认识他好几年了,我会认错人吗?他是真真正正的唐烨集团总裁,你别有眼不识泰山就满口胡言乱语。”
     她的话在敛苍焱和柯吟黛之间丢下了个大炸弹,把两人的关系炸离两地,遥遥相对。
     柯吟黛表情丕变,震惊地看着敛苍焱,“她说的是真的?你真的是唐烨集团的总裁?”她冷冷地质问,受骗的侮辱感以惊人的速度窜上心头。
     “废话,他当然是,我都说过了。”陆洛琳抢在敛苍焱开口前就代他回答。
     “我在问他不是问你,请你不要开口。敛苍焱,我要你亲口回答我的话!”柯吟黛再也受不了陆洛琳的插话,转过去对她厉声的斥喝。
     陆洛琳被她的气势给骇住,过了半晌才吐出一句话,“我看不过去嘛!”她咕哝着。
     “该死的,你说还是不说?你如果是真正的唐烨集团总裁,为什么不告诉我,还要骗我?”一股前所未有的震怒在她心中爆发开来,她愤然地对他怒吼着。
     “……我说过了,我是独一无二的,他只是个冒牌货。”他定定地凝视着她,终于肯开口。
     “所以说,是我太笨所以没听出你话中所隐含的意思?怪不了你欺骗我?”她的声音陡地飘涨。
     他默然不语。
     柯吟黛深吸了口气,尽其所能的克制她愤怒的心情,冷静地问:“在公司的那个人又是谁?”
     “我说过他是冒牌货,你想他是谁?”他反问。
     柯吟黛目光一闪,立即了解他的意思,“你是不是连失踪也是故意的?这一切是不是早就在你的算计之内?而我只不过是你的一颗棋子罢了?你告诉我是不是?”她咄咄逼人的追问。
     见敛苍焱要再度开口解释,陆洛琳抢先提出她的疑惑,截走他要开口说的话,“麦斯,你从不对任何一个女人解释你的行为以及你和谁的关系,为什么你对她却是特别的?为什么为了这个女人你可以打破你以往的习惯?”
     她的话成功的制止了敛苍焱想要开口的解释,他抬起眼愕然地看着她,她不提,他根本没发现到这件事。
     他拢紧了眉宇,为自己一再为柯吟黛破例而感到不安。
     他不能为了一个女人而改变自己,他不能被一个女人改变了自己的生命,他决不允许这种情形发生!
     不晓得敛苍焱心里所想,柯吟黛单单以表面来看,看见陆洛琳随便说了几句话,敛苍焱就照着她的话去做,她便可以肯定,陆洛琳在他的心中占有极为重要的地位。
     从他们的对话她可以研判她不是他的姊妹,如果没有血缘关系,就只有一种关系了,那就是朋友,至于是何种朋友……她不用大脑想也知道,绝非普通朋友而已。
     很可笑,她不是只想和他较量?她不是只想探出他的底?为何当她知道他的真正身分后会这么难过?
     唐烨集团的总裁,对她而言是多么遥不可及的一个身分,她们根本是两个世界的人,他是那么的高不可攀。不知道他的身分以前,她还可以自欺欺人的假装他和她一样是个寻常老百姓,她还可以跟他打哈哈,她甚至还能拥有他,但--不行了,现在完全不行了,他们之间的鸿沟太大太太了,即使她竭尽所能也跳不过去,为什么她要到这一天才肯真正面对自己的心意?
     为什么她要在知道她绝对拥有不了他之后才发现,她早在不知不觉中已经爱上了他?
     是的,她爱上了他,若她没爱上他,她不会因为看见他和别的女人在一起时,心痛的想放声大哭!
     为了一个男人哭?!
     为了一个不爱她的男人落泪?!
     不,不要,她不要!
     她睁着仓皇的眸子后退了数步,她颤抖着身子指向大门,下达逐客令,“走,你们全给我离开。”
     “走就走,有什么了不起的。”陆洛琳挽着敛苍焱的手,想拉着他出去,他却文风不动,“麦斯,你还杵在这干什么?人家都在赶我们了,我们快点走,免得被人骂。”
     “放开你的手。”敛苍焱的声音低到察觉不出一丝温度,他的表情更是冷冽得叫人害怕,这次连神经大条的陆洛琳也感觉到事情似乎不太对劲了。
     “麦斯?”她怯怯地伸回自己的手,惶恐的盯着他。
     “你给我立刻回美国去。”
     “不要。”她想也没想马上拒绝。
     “这不是我的要求而是命令!”他用极为严厉的口吻道,“陆洛琳,我告诉你,到今天为止,我对你的耐力已宣布告磬。我发誓,如果你再出现在我面前的话,我不管你是谁的妹妹,我绝对会让你生不如死。”
     “你怎么可以对我这么凶,我--”陆洛琳抗议的声音在看见敛苍焱拿起话筒拨电话到美国后,消失的无影无踪。
     “你好,我是陆易辰。”陆易辰接起电话以全然公式化的语调说话。
     “陆易辰,我警告你,如果你不马上飞回台湾把你妹妹带回去的话,我明天就把她卖到妓院去,你知道我向来说到做到。”不给陆易辰有任何开口的机会,敛苍焱撂下狠话,便立刻挂了话筒。
     听见他的话,陆洛琳惊喘一声,“麦斯你知不知道你刚才对我哥说了什么话?你要把我卖到妓院?!你在开玩笑吧?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我从不开玩笑的。”他的表情、他的语气在在都显示他是说真的。
     “不?!你怎能如此残忍的对我!”
     “因为你该死。”
     “我--”
     “够了!”柯吟黛寒着声打断他们的对话,“你们不要在我面前演戏了,我叫你们滚你们没听见吗?我这辈子再也不想见到你们,也不想和你们有任何瓜葛,你们给我走!”她索性直接动手把他们两个推出门外。
     “吟黛,你不要这样,你……”敛苍焱试图想拉她,却被她给躲开了。
     “我什么都不想听你说,你给我走就是了。”她不由分说地把他们推出门外,重重的关上门并落上所有的锁。
     “吟黛你开门,你不能把我关在外头,你让我进去!”敛苍焱大力地拍着门,他不愿两人的关系在此终结,“吟黛你快开门!”
     “你走,走--”她背抵着门,双手捣着耳朵,心碎地呐喊着,“走出我的生命,走啊!”
     “我不会走的,我说过我们这辈子都要纠缠在一块,你忘了吗?”
     “我不要再听你的谎言,我不要。”她不断眨着眼,想把盈眶的泪水给眨回去,可是她愈眨眼泪却愈多。
     “吟黛,你是我的。”他抚着门板低喃。
     “我只属于我自己。”她转过身对着门尖叫。
     “……不,你是我的,永远永远都是我的。”
     “收起你的谎言,事情都已经明朗化了,你不需要再哄我了,你可以回到你的世界去,永远消失在我面前。”她无力地跪坐在地,忍不住痛哭出声。“是我太傻,是我识人不清,我承认我的错,但我会弥补这个错误的,我会的……”
     听见她低泣的声音,敛苍焱心猛地一抽,整个世界彷佛在瞬间瓦解,“吟黛!”
     “我叫你走你听到了没有!”她激动地大喊,“你都得到我了,你还想怎么样?我已经付出了代价,你还嫌不够吗?你还要从我身上挖走什么你才甘愿?敛苍焱,我能不能求你不要这么恶劣,你能不能放过我!”
     他握紧了拳头,“你爱怎么骂我都可以,但能不能请你不要哭,你一哭我整个心都碎了。”
     “碎你的头,我这辈子不会再信你的任何一句话了,永远不会。”她奔回自己的房间,拒绝再听见他的声音。
     听见她关上房门的声音,敛苍焱痛苦地闭起双眼,他伤害她了。
     “麦斯……你真的爱她?”陆洛琳看见他如此难受的模样,知道自己已经完全没有希望了。
     他重新张开眼,目光深沉的令人生惧,“陆洛琳,这辈子我不想再见到你,你最好自动消失在我面前,否则后果自理。”他冷酷地下达最后一次警告。
     “我只是喜欢你……”
     “陆洛琳!”他的声音已经绷得死紧。
     陆洛琳知道再多说亦无益,她定定地望了他一眼才转身离去。
     以前她知道敛苍焱从不爱人,所以她一直抱着希望,但现在他爱上了一个女人,她知道该放弃了。
     从不爱人的敛苍焱一旦爱上了人,那绝对是到天荒地老,这个认知她有,虽不甘愿,但她是个聪明人,所以她懂得放弃。
     她相信世上不只有敛苍焱这个优秀的男人,配得上她的绝对大有人在,她何必恋着他不放?
     那句话--他真的爱她?
     他真的爱柯吟黛?
     他真的会爱她?他真的会爱人……

图书 【落难王子】 由书友分享至【佳人书】jiarenshu.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