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章

作者:柯怡 发表时间:2020-01-13 21:14:55
    “组长,你的任务完成了?”看到柯吟黛在警局出现,她的组员个个都很讶异。
     “还没。”她神色疲惫地摇摇头。昨晚哭了一夜,眼睛酸得很。
     她的回答让大家面面相觑,而她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更让大家不知所措,这是他们第一次看见自己的组长这么没精神,彷佛失去了生命的原动力般,令人担忧。
     “发生了什么事吗?”惠伶关心地询问。
     “没什么。小林,我能不能请你帮一个忙?”她回避了惠伶的问题,立即转移道。
     突然被点名,小林呆了一下才连忙应了声,“什么事?”
     “下班后你能不能到我家一趟,帮我把敛苍焱的东西送回他家。”
     “他回家了?”
     “对,回到他该去的地方了。”她苦笑地低声道:“这辈子我们都不会再与他有任何牵连了。”
     “那你们之间……”这才是大家最关心的事。她抬起眼,扫了众人一眼淡道:“我和他根本没什么,当初会交往不过是个游戏罢了。”
     “啥?”大家一脸茫然,“游戏?”
     “对,一个自讨苦吃的游戏。”她垂下眼帘,掩饰了她眸底一闪而过的涩意。
     “你们之间真的没事吗?”阿丽颇为担心地瞅着她,从她的身上明明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凄迷,她为什么说没事?
     这样的组长令他们忧心忡忡。
     “不要再问我和他的事,这辈子我不想再听到攸关他的一切。我和他是不同世界的人,我们不会有交集,你们把他当成一个过路的人就好,别惦着他!”她突然不耐地低吼。
     “可是……”他们面生难色。
     “有异议?”
     “他……”小陈指指她的身后。
     柯吟黛全身一凛,脸色瞬间沉到了谷底,顿了一下才打起精神冷静地转过身,漠然地看着出现在她身后的男人。
     “原来是咱们唐烨集团的总裁大驾光临,不晓得你有何贵干?”她挑高秀眉刻意疏离地问道。
     唐烨集团的总裁?听到她对敛苍焱的称呼,所有人震惊万分,他们万万没想到他的来历会这么吓人。
     “你为什么会在这?现在这个时间你应该在公司上班的。”他镇住她的娇颜,神色复杂地望着她一双红肿的眼睛,他已经找到他要的东西。
     “我已经打电话去请假了。”她回到她的座位坐下。
     “我的案子你究竟还办不办?”他问。
     “我不是一个半途而废的人,当初既然决定接下这个任务,那我就会负责到底,你放心好了。”她冷冷地道。
     “你一定要用这种口气和我说话吗?”他众拢眉宇,不喜欢她现在和他应对的态度。
     “不然我要用什么态度和你说话?”她没好气地冷嗤道。
     “……我再问你一个问题,你真的决定要走出我的生命?”
     “基本上我从未走进你的生命不是吗?我最多是在你生命的外缘经过而已。”她耸耸肩,“这又能代表什么?”
     “该死的,你难道不曾在意过我?”他终于按捺不住地首先发难,“为什么你可以这么冷静的和我说话?你为什么不像其它女人一样,对我又吵又闹的求我回去你的身边?反而还把我推得远远,该死的你为什么要和其它人不一样?!”他捉住她的肩膀大力地摇晃她。
     柯吟黛挥掉他的手,“不要碰我!”她瞪着他怒道。
     “向来只有我甩掉人,从没让人甩了我,你不可能是个例外,懂不懂?”他钳住她的下巴强迫她面对他。
     她不畏惧地迎视他愤怒地目光,“这里是警察局,是我的地盘,你最好控制好你的行为,否则别怪我拘捕你。”
     “警察局又如何?我向来没有想要却要不到的东西,我说我要你就是要你,即使我不爱你,但我既然说我要你陪在我身边一辈子就是一辈子,我绝不允许你畏怯潜逃,我要把你重新绑在我的身边。”
     他是认真的,百分之百的认真,认真到柯吟黛相信他会说到做到,认真到她开始觉得惶然不安。
     “你不爱我,我也不爱你,何必把我们绑在一起?你不会快乐我也不会,这又何苦?”她不解地瞅着他,用着最平稳的语气说话。
     “你不爱我?你真的不爱我吗?”他突然放柔了嗓音轻问。
     “我当然不爱你。”她说得理直气壮,自己爱不爱谁,她很清楚。
     “是这样吗?”他的手指着她的心窝处,“你扪心自问,如果你不爱我,为何昨天陆洛琳的出现会让你流露出受伤的眼神?你甚至还哭了,你那又红又肿的眼睛告诉我,你昨晚一定为我哭了一夜;还有,如果你对我毫无感觉,你又怎么会和我上床?你会把自己交给一个对你完全没影响力的男人吗?如果你会,那和我上床的你就不会还是处女。”他此言一出,马上听见由四周传来的抽气声。
     闻言,柯吟黛脸色一白,她恼羞成怒地反手在他英俊的脸庞上留下鲜红的五指印。
     “滚!滚离这里,我这辈子唯一做错的事就是认识了你,我会努力扭转这个错误,我绝不要再和你有任何一丁点的关系。你说得到做得到,我也是,我不会输你的。”美丽的眸子跳跃着熊熊的烈火,她对敛苍焱下达挑战书。
     “你是聪明人,相信你不会做蠢事。”他定定地凝望着她,完全不为所动。
     “再蠢的事我都做了,还有什么不能做的?”她扯着嘴角冷冷一笑。
     “你明明爱我。”
     她正要开口反驳他的话,但脑中灵光一闪,她忽然改变了态度,她漾着一朵绝美的笑靥贴近他。
     “你呢?你说我爱你,那你爱我吗?”此时的她似水柔波,娇媚的模样着实牵动了敛苍焱的心。
     他紧盯着她不语。
     “说呀!难道只有我一人掉进爱情的漩涡,你却始终站在岸边?你舍得只有我一个人在里头载浮载沉?”她在他耳边低喃着,“我不值得你爱吗?我完全引不起你想爱我的兴趣?”
     他把她捉到面前,“别玩把戏。”
     “我有吗?”她扬着眼帘无辜至极,“我以为至少你还留恋我的身体。”
     闻言他深眸一敛,脑海立即浮现她一丝不挂地躺在他床上的那幕,她雪白的肌肤在黑色床单的映衬下更显得白皙,忆及她柔美的身段在他怀里的触感……他的眸益加深沉了。
     “我们两个都太以自我为中心了,你明明也爱着我,却不肯承认。唉!我们非得这样折磨彼此吗?”她煞有其事的哀声叹气着。
     他勾起嘴角,看破了她的用意,“要我承认我爱上你,你才会觉得公平是吧?因为你的确已爱上了我。”他一针见血地指出她的心态,“你早臣服在我的魅力之下,你输了,但输得不甘愿。”
     “我不会爱人的。”她敛起柔情似水的表情,取而代之的是一张冷僻的面貌。
     “真是遗憾,你已经输了,那我就没有继续逼你的必要。再见了,我美丽的小东西。”他低头覆上她的唇瓣,快速地轻点了一下便离开她的唇,“如果我们有缘我们会再见的。”语毕他便潇洒地转身离去。
     戏落幕,大家也散了,只不过私底下依旧讨论着方才的戏码,没人看得懂这出戏究竟在演什么,只知道结局是柯吟黛和敛苍焱两人散了。
     柯吟黛怔怔地望着他离去的背影,不期然的,她的眼眶瞬间泛红,二行清泪毫无预警地沿颊滑落,她的组员吓了一大跳,赶紧抽了张面纸帮她拭去。
     都结束了,他放弃了她,不要她了。
     他最后那番话的意思就是他不再需要她,决定收回过去的承诺,不要她陪伴他一辈子了。
     她早该知道他只是抱持着和她玩玩的心态,所以他才不会继续坚持下去,为何她明知结局会如此,仍是伤心的无法自拔?
     她真的有这么爱他吗?
     她眨了眨眼,眼泪却像断了线的珍珠般落个没完,她伸手碰触着自己的脸,僵硬地移下目光,盯着手中的湿润。“组长……”他们不安地看着她,害怕她会出事。
     她缓缓地看向他们,“为什么我会哭?我不懂,我为什么要为一个恶劣的男人哭泣?”在他们的眼中她看到了同情。
     她呼吸不顺地重喘了一口气,然后开始不断的咳嗽,咳得彷佛随身会断气似的,阿丽连忙轻拍着她的背部。
     “组长你没事吧?”他们紧张地不知如何是好。
     “不要理我。”她哑着嗓子回绝了大家的关心,“你们都不要管我。”
     “可是你……”
     “我没事,我是你们的组长,是最坚强的警官,我怎会有事?”她不断的后退,在说话的同时,泪水还是不停地流着,“我只不过是……是……”咬紧了下唇,她只不过是什么?只不过是因为被人遗弃,所以感到伤心难过而已?
     她一直摇着头,骗人前同时也自欺道:“我没事,我真的没事,我……”她忽觉一阵昏眩,眼前的东西都在旋转,脚步不稳地踉跄了一下。
     她看见她的组员们全冲向她,他们的脸上净是担忧,而且他们在喊什么她怎么都听不见?
     她的意识怎会愈来愈模糊?
     她的眼前为何会愈来愈黑?
     她……昏倒了。
     “他们真的打算这么做?”敛苍焱冷眼睇着他眼前卓尔俊然,眉宇深锁的男人。
     陆易辰沉重的点头,“我就是得到这个消息才匆忙赶回台湾,想助你一臂之力,听说他们想来个一不做二不休,干脆杀了你然后取代你的位置。”
     敛苍焱冷然地抿起唇,“我以为你是为了你妹妹才急忙回台湾的。”
     陆易辰叹了口气,“我知道她给你惹来很多麻烦,但我保证她不会再来骚扰你了。”
     他冷嗤了声,“最好如此。”
     “我以我的人格担保。”
     他睇了他一眼,看来是信他了,“……他们真的想取我的性命?”他把话题重新拉了回来。
     “不单如此,他们似乎连吟黛也不放过。”他提醒他。
     敛苍焱把眸光调到在床上昏睡的人儿身上,一副若有所思的看着她。
     她会被他带回家,是因为那时在他尚未走出警局,就听见柯吟黛昏倒所引起的骚动,他毫不犹豫地立即转身回去将她带走,没有理由,只知道他不能再放着她不管。
     不知不觉中她就如毒素般深深地侵蚀了他的心,他知道,一旦中了她的毒就没有复元的一天,他认了。
     “你打算怎么做?”
     “我不会让他们伤到吟黛一丝一毫。”这是无庸置疑的,他不会允许他的女人受到任何的伤害,他会把她保护好。
     “她还可以帮我们很多忙,你……”
     敛苍焱不耐的手一挥,“我不会再让她冒险的。”
     “可是……”
     “够了易辰,你会叫你的女人冒着生命危险为你的事业牺牲吗?很抱歉,也许你办得到,但我是绝对办不到,我不能失去她。”他目光炯定地道。
     “你爱她?”
     他盯了他半晌才轻点下头,承认道:“我是爱她。”
     “既然爱她为什么不告诉她?看她为你难过,你很高兴吗?”陆易辰实在不了解敛苍焱的用意为何,“你要知道,女人是很需要人哄的。”
     “我需要时间让我适应我爱她的事实,毕竟我以前是那么排拒爱情、排拒女人,现在却发现我对她有了不一样的感觉,当然一下子还无法接受这件事。而且她的态度还表现出一副不爱我、完全不受我影响的样子,我的面子一时拉不下,所以才--”毕竟他还不习惯对他人剖析自己的心情,说到一半就再也说不下去了,“反正你懂我的意思就好了。”
     “如果为了自己的面子而放走自己爱的人,那代表你对她的爱没有想象中的深。”
     “我现在懂了。”他叹了口气,在床沿坐下,伸手轻抚着她黑亮的青丝,“可是我已经伤害到她了。”
     “时间是最好的证明。”陆易辰微微一笑。
     “但愿如此。”
     “你该对自己有信心的,只要你爱她的心够坚定,她就有被你说服的一天。”
     “希望事情真如你所讲的……这是我第一次对一件事这么没把握。”他自嘲地笑了笑,“我一直以为我能掌握一切,可是我居然捉摸不到我爱的女人的思想,挺讽刺的不是吗?”
     “爱情国度里没有一定的强者。”陆易辰拍拍他的肩膀,帮他打气,“振作一点,把你的气魄拿出来,我支持你。”
     他点头,“谢谢你。”
     “没什么,我也是过来人,所以我懂。对了,那件事……”
     “尽快解决,为了吟黛的安全,我不能再任他们逍遥自在了。”
     “交给我,我会带人直捣他们的贼窟。”
     “嗯!”
     敛苍焱起身,“走,我们去书房聊,不要吵到吟黛,让她好好睡一觉。”
     “没问题。”
     房门才关上,原本闭着眼的柯吟黛忽然掀开了眼帘,其实早在陆易辰进来没多久她就醒了,适巧听见他们谈论的事情,她便继续装睡。
     她环视了这个陌生的房间一眼,愕然地发现这个房间除了装潢和她家那个租给敛苍焱住的房间不一样之外,它的色系和那间一模一样,全是一派的黑。不用猜,她知道这绝对是敛苍焱的房间,它阳刚的找不出一丝温度,就如同他给人的感觉一样。
     她讶然地跨下床,仔细的四处摸索。她发现这房间的东西俨然已用过多年,由此可见,敛苍焱的房间早就是这种颜色了。
     “难怪当初他看见那间房间会一点反应也没有,更异于常人的欣然接受原来他自己的房间早就是如此……”
     啧!太恐怖了,这样的男人实在诡异到了极点,她始终摸不透他在想什么,他气息邪魅的恍如地狱来的恶魔,和他打交道自己绝对吃亏。
     对了,他……爱她……他刚才是这么承认的……但,他真的爱她?
     她怀疑,她真的怀疑。这样的男人怎么可能会爱她,他的心不是铁打的吗?而且他不是认为女人只是一种会坏他事的低等动物,他应该不可能会爱她的……
     不,她不能相信他,她不能再信任他,再信任他她铁定会死得更惨。
     逃,她必须逃离他,逃得愈远愈好,最好逃到天涯海角,逃到他找不到她的地方。
     她飞快地拿起房内的电话拨到警局,请了一个长假,然后她小心翼翼的打开一道门缝,确定房外没人才蹑手蹑脚的偷溜出去。
     她在朝楼梯的方向移动时,经过了一个房间,房门忽然被人由内打开,正好与柯吟黛撞个正着。
     “吟黛!”看见她,敛苍焱脸上闪过一丝喜悦。
     见到他,柯吟黛不敢相信自己会倒霉到这种程度,她睁着仓皇的眸子连退了数步,躲掉他伸过来的手。
     “吟黛?”她躲他的动作让他脸上的笑容僵住了。
     见情势有些不对,陆易辰连忙跳出来和缓一下气氛,“哈啰!吟黛,我们讲过电话你记不记得?”
     “你?”她狐疑地盯着他,记忆中没这个人的存在。
     “我是陆易辰,我曾说过我衷心期盼你和苍焱步上红毯的另一端,我这么说,你总该记起我了吧!”他努力唤起她的记忆。
     “是你!”经他这么一说,柯吟黛马上想起他,“原来你是长这副德行。”
     “如何?还不赖吧!”
     “是还不错,不过……”
     “不过如何?”
     没敛苍焱帅。她摇头,没把这句话说出口。
     “是不是没苍焱帅?”他一脸了然地揶揄道。
     “胡扯。”被人说中心事,她涨红着俏脸轻斥了声。
     “我才没胡扯,你的脸红成这样足以表示我说对了。”
     “你!”她羞怯地望了敛苍焱一眼,忙又别开目光,“你别再乱说话了。”
     “我哪有,你别冤枉人。”
     “你……”陆易辰的痞真让人受不了。
     “吟黛,我有话要对你说。”敛苍焱脸色漠然地打断他们。
     “很抱歉,我没话和你说,我要走了。”她急促地迈开脚步,越走还越快,到最后根本是在走廊上狂奔,彷佛她后头是什么凶神恶煞在追赶似的。
     “吟黛你别跑。”看她跑掉,他立即拔腿就追,“你给我站住!”
     白痴才会乖乖站住。她边跑边在心中嘀咕。
     就在她冲下楼要夺门而出的一刹那,她被敛苍焱由后整个抱起来,惹来她的尖叫连连,“啊--”
     “我说过不会让你离开我身边的,你似乎忘了这句话。”他把她扛在肩上,重新回到楼上的房间。
     “不,你放开我,你放我走--”她奋力挣扎着,“我不要再和你有任何牵扯,我恨你,你快放开我--”
     “不管你恨不恨我,你注定要成为我的妻子。”
     “你休想,我不会答应的,陆易辰你快救我!”她对投给她“你自求多福”的眼神的陆易辰求救着。
     “很抱歉。”他爱莫能助的摊摊手。
     “你是不是男人,英雄救美你不会吗?”她生气地咒骂着。
     “我比较崇尚识时务者为俊杰这句话。”
     “该死的你,该死的你们这些臭男人,没一个是好东西!我恨男人,我恨天底下的男人--”她放声尖叫。
     敛苍焱把她丢在床上,顿时把她摔得头昏眼花,在她反应过来时,他已经压住她,制止她的行动。
     “该死的,你快放开我!”她愤怒地对他大叫。
     “我爱你。”他面无表情地对她告白。
     “我不相信。”她冷冷地把他的一番心意丢回去他。
     “你信也好,不信也罢,我说我爱你就是爱你,你是我这辈子第一个开口说这句话的女人,也是唯一的一个,除了你,我不会再对第二个女人说。”
     “别扯了,又不是世界末日到了,你敛苍焱会爱人?你疯了不成?”她讥讽。
     “我是疯了,我爱你爱到疯了。”
     她翻了翻白眼,“我不想再听你鬼扯蛋,你快放了我,我要回家,我……”
     “这就是你的家。”他截走她的话,霸道的宣布,“我们会在这结婚,生子,将来我们会子孙满堂,会在这间房子白首到老,幸福的度过终生,我们一辈子都会待在这!”
     听完他的话,瞪着他的美眸竟浮上一层薄雾,“骗我好玩吗?否则你为什么要一再的欺骗我?”
     他叹了口气,温柔地捧起她的脸庞,在她的唇瓣深情地吻着,“我知道我之前是过分了些,但是我爱你的心是真的。我的确很难爱人,可我一旦爱上了,我就会死守着不放。”
     她怔怔地望着他不发一语。
     “我从来不相信爱情,我也痛恨女人,但我承认我爱上了你,我没有你不行,你为什么就不能相信我?”他显得有些挫败。
     “相信你?”她的语气充满茫然,“我能相信你吗?”她苦笑一声,喃喃自问。
     “能,你绝对能!”他急急地道:“我以我的性命发誓,我会守护着你,用我的生命,用我的一切去呵护你,相信我,吟黛!”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她不断的摇头,“不要逼我,不要!”
     她的拒绝让敛苍焱失望极了,“我给你时间,让你整理你的心思,但是我希望你最后给我的答案是我想听的。”
     她疲惫的闭上了眼,不想再开口。
     “时间会证明一切的。”他柔柔地在她耳边低喃。
     的确,时间是会证明一切的。

图书 【落难王子】 由书友分享至【佳人书】jiarenshu.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