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章

作者:柯怡 发表时间:2020-01-13 21:14:58
    “这是你家?”假麦斯把柯吟黛载到一栋郊区的透天厝前停住,在这栋屋子前早已停了二部高级车,柯吟黛微笑地询问他。
     今天她好不容易趁着敛苍焱不注意时偷溜回她家,她才刚踏入家门一步,就马上接到假麦斯打来的电话。他说已经帮她买到一把枪,要带她去他家拿,她当然同意了,可是看他诡异的表情,她还是小心点为妙。“不,这是我朋友家,我进去和他们说句话,马上出来,等下再去我家。”
     她温驯的点头,“那我在这等你,你要快一点,别让我等太久哦!”
     “一定不会的。”
     待他进入屋内,确定没人在监看她之后,她忙不迭地从口袋掏出手机,拨电话到她服务的警局去。
     “惠伶,我要查三辆车的车主,你赶快帮我联机到交通单位去。”她催促着。
     听到话筒彼端传来她紧张催促的声音,同样身为警察的直觉让惠伶知道一定有事情发生,她二话不说,立即照柯吟黛的吩咐去做。
     “已经连上了,组长。”
     “很好。”柯吟黛念给她的车号,包括了屋子前的那二辆车及她目前坐着这辆,她想知道这个冒牌货的真正身分。
     不一会儿就已经得到答案,她把查出的名字覆诵一遍,“确定是这三个人的?”
     “是的。”
     “很好,现在你仔细听好。”她飞快地念出目前所在的地址,“你尽快从离我最近的警局或派出所调人手来支持我。不过你们千万要小心,我怀疑这里是那个军火商的大总部,如果真被我料中,那他们手中一定持有大批武力,你们来的时候一定要小心一点。”
     “我们会的。”惠伶马上上报警察局长,要他立即下令调度人手。
     结束谈话,柯吟黛重新把目光移到眼前这栋透天厝,方才查出那二辆车子的车主即是公司里的会计经理以及业务经理。她怎么也想不到,平时看起来温文儒雅、忠厚老实的会计经理竟暗地里做这种勾当,真是人不可貌相!
     而最令她震惊的是,她坐的这辆车竟是总经理的!
     当初她查不到他的行踪时就觉得他的嫌疑很大,果然不出她所料。不过最让她愕然的是,他居然伪装成敛苍焱的模样?!这太恐怖了。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句话说的一点都没错,否则以总经理来说,他在台湾的地位已不算低,薪资收入也相当可观,但这些还是满足不了他对物质的欲望。最可恶的是,他是用泯灭良心、伤天害理的手段在攒他的钱,简直是可恶到让人愤慨!
     她会让他们为他们这些年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她握紧拳头坚定地想着。
     假麦斯果真进去一会儿就出来了,她马上端出微笑看着他,“我们要走了吗?”
     “不,我的朋友要你进去和他们见见面。”假麦斯的脸色有一丝怪异。
     柯吟黛敏锐地注意到他的眼光有些闪烁不定,警觉心顿起,但仍故作没事地点点头,“好啊!他们想和我见面,我就和他们见面。”
     “那我们进去吧!”假麦斯领着柯吟黛进入屋内。
     看见会计经理和业务经理,柯吟黛佯装惊讶的不得了,“会计经理及业务经理也在这?!你们就是总裁的朋友吗?”
     “别再装了,柯吟黛。”会计经理露出与在公司回然不同的狰狞表情瞪着柯吟黛。
     柯吟黛装傻地干笑,“我在装什么?会计经理你在说什么?”
     “柯吟黛,柯警官,你的底细我已经派人调查清楚了,你别想狡赖了。”
     “警官?我怎么会是警官,会计经理,你会不会认错人了?”她谨慎地四下瞥了一眼,看看自己想要脱身的话会有多少胜算。
     “就算我认错人了,但你懂什么叫宁可错杀一百也不可放过一人的道理吧?嗯?”他举起枪对着柯吟黛。
     柯吟黛瞪着眼前的枪管,眼睛一瞬也不瞬,镇静的态度及乍放的冷飕寒意让人毛骨悚然。
     “宁可错杀一百也不可放过一人?”她嘴角勾起一抹讥嘲的弧度冷道:“怎么,你的心倒挺狠的嘛?你杀过多少人?心变得那么硬。”
     看她变脸的模样,他们有一丝惶恐,“哼!不管我杀了多少人,你不会是第一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是这样吗?”她完全不把眼前致命的手枪放在眼里,她必须想尽办法拖延时间,让警方顺利来到这才行,“你确定?”
     “我很确定。”会计经理打开保险栓,正准备对柯吟黛开枪时,假麦斯及时开口阻止了他。
     “你叫我停止是想干什么?”他不耐地瞪着他,“这个女人留着是后患。”
     “不,她是该死,不过她长得那么美,我想,先玩过她一遍再杀她也不迟,不是吗?”
     会计经理还在考虑,业务经理也开口了,“他说的没错,我还没玩过这么美的女人,现在就杀死她太不值得了。”
     “真受不了你们这二个欲求不满的家伙。”他没好气地白了他们二个一眼,“把她带到楼上的房间去,动作快点。”
     “没问题,我先来。”假麦斯持枪在柯吟黛的背后胁迫她乖乖上楼,进到房间他马上命令柯吟党把衣服脱掉。
     “会计经理是你们的头头?”她坐在床上慢条斯理的边解开衣服的扣子边问,看他们做事必需经过会计经理的同意,很轻易的就可看出谁才是真正的幕后主使者。
     “废话少说,动作快一点。”
     她垂下眼帘,不让假麦斯看见她眸底已经流转千万遍的思绪,手上的动作依旧没有加快的倾向。
     “快一点,我快等不及了。”假麦斯猴急地催促她。
     解完扣子,她侧过身背对他,缓缓的拉下衣服,看见她裸露的肩膀,假麦斯再也受不了的奔上前,就在他脚步移动的同时,柯吟黛把握住机会,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旋过身握住他手上拿的枪,抬脚一个下压,两三下就把假麦斯制服的动弹不得。
     “想上我?”她无情地讥笑,“就凭你这副德行?你连作梦的机会都没有。”
     她把他拷在铁窗上,还脱光他的衣服,把他全身上下绑得像木乃伊一样,然后她翻遍房间内的所有抽屉,终于被她搜出一把尖锐的剪刀,她举着闪闪发亮的剪刀在他的面前晃着。
     “你知道这把剪刀能剪下什么东西吗?”她脸上的表情是邪恶的,“让我想想,我该剪下你身上的哪部分呢?剪下的那一部分定要让你刻骨铭心才行,这样你才能永远记住我……”
     假麦斯嘴巴被塞了东西发不出声音,只能呜呜叫着,两颗眼珠在见到柯吟黛逐渐把剪刀移下,然后在他的某一部位停住后,他骇然的瞪大眼。
     “嘿!我似乎找到一个非常棒的部位,我决定了,我就要剪下上帝创造男人时多给的这个东西,我想,你应该不会反对是吧!”她还故意把剪刀弄出“卡喳卡喳”的声音。
     假麦斯急忙摇头,顿时吓得屁滚尿流。
     “你不看吗?数到三我就要剪了哦!一……二……”就在她要喊出“三”的一刹那,假麦斯很没用的昏过去。
     她瞪着他昏倒的样子,不层的“呸”了声,“要剪你那里只会污染了我的手,我才没兴趣。”
     丢掉手中的剪刀,转身走出房间,才刚跨出一步就听见楼下传来阵阵的枪声,她心一悚。
     “开打了?”她急奔下楼,楼下警方和会计经理不断的互相开枪,枪声轰隆震耳,显得一片混乱。
     她努力地在这片混乱中寻找她的组员,结果组员还没找着就让她看见了一个熟悉的人影。
     “敛苍焱?!”她震惊的瞪大了眼,“他这个门外汉跟人家来凑什么热闹?”
     她担心他会出事,赶紧躲过所有攻击闪到他身边,正要拉着他往外跑时,有人早她一步把他给捉了过去。
     “放开他!”她紧张地掏出身上的枪对着会计经理,并大声怒喝。
     该死,只差一步她就拉到他了!
     大家一听见她的声音,立即全静了下来,业务经理连忙跑到会计经理的背后,寻求保护,于是警方和他们就形成了对峙的局面。
     “把你们的枪全丢掉。”
     “你作梦!”柯吟黛想也没想立刻拒绝。
     “丢掉,否则我立刻杀了他。”会计经理恶劣地威胁她。
     “我--”她担忧地望向被会计经理用枪抵着头的敛苍焱,完全失去了平日的冷静。
     “动作快一点。”会计经理大声地催促着。
     柯吟黛挣扎了许久才抛开自己手中的枪,其它警员则跟进。
     “很好,后退,退到墙壁去,快!”会计经理再度下达命令。
     柯吟黛的目光始终定在敛苍焱的身上,不断地思索该如何从会计经理的手中解救他。
     看见她没事,敛苍焱心底稍稍地松了口气,天晓得当他接到警察局打给他的电话时,他的心脏差点停止跳动。一想到柯吟黛独自在贼窟中,随时都有生命危险,他的手脚骇得发冷,因此他毫不犹豫的直奔而来。
     本以为会对她有所帮助,岂知他竟被当成了人质!帮不成忙反成了绊脚石,他绝不允许自己沦落至此。他们想挟持他?门都没有!
     接收到他传给她的暗示眼神,柯吟黛想拒绝,但敛苍焱不容许她的不合作,眼神益加冷沉地告诫她,逼她一定要配合他的行动。
     “你们把我的话全当成了耳边风吗?想让他继续活下去,最好照着我的话去做,快后退!”
     柯吟黛眯起美眸,先假意地暂时后退,目光紧盯着敛苍焱打给她的暗号,也时时注意她和方才被她丢到一旁手枪的距离。
     直到敛苍焱用唇形,无声地数到三的那一瞬间,柯吟黛便以生平最快的速度弯腰拾起地上的枪,朝会计经理开了一枪;而敛苍焱也以迅雷不掩耳的速度,手肘大力地往后一顶,会计经理没料到他会突然反抗,一时失察,吃了他一记硬拐,痛得退后了几步,也因而松开他的手。
     敛苍焱逮住这个难得的机会,整个人往地面扑去,而柯吟黛开的那枪也正好在他卧倒的那一瞬间击中会计经理,他应声倒地不起。
     业务经理一看见会计经理已经中枪,他心一悚,再也顾不得眼前的情况,举起枪就四处扫射。
     见状,柯吟黛大惊失色,赶忙冲向敛苍焱,拉着他就往外跑去。
     “快走。”她回过头对他说话的同时,愕然地看见业务经理朝他们的方向开了一枪。她睁圆了杏眸,不加思索地就挡在敛苍焱面前,子弹瞬间穿透她的腹部,她惨叫一声,倒入敛苍焱及时伸过来的手里。
     “吟黛?!”敛苍焱震惊地大吼,拥着她,担忧之情全写在脸上。
     “我没事。”她手抵着伤口,咬紧了牙根,用超强的意志力硬撑了下去,推着他催促道:“我们快离开这。”
     “好,我马上抱你离开。”他心系着她的伤口,以最快的速度冲出屋外,“快来人啊!”他扯开喉咙大喊,“她中枪了。”
     早在一旁待命的医护人员一听见他的话,立即趋上前把早就昏厥过去的柯吟黛搬上救护车,朝医院的方向急驶而去。
     “吟黛,你醒醒!”敛苍焱跟着上了救护车,他不安地拍拍她的脸颊,“吟黛!”
     柯吟黛毫无反应,脸上的血色渐渐的逝去,医护人员紧急的帮她戴上氧气罩,然后先大略地帮她止住血。
     “吟黛,你听见我的话没,你不能有事,你绝对不能有事,知不知道!”他执起她的手在她耳边不断的说话,想唤回她逐渐失去的意识,“你听好,我要你安然无恙的活下来,然后嫁给我,成为我的妻子和我共度一生,你听见了没?我要娶你,不论你是生是死,我一定要娶你!你若舍不得我孤独,你就撑下去,为了我撑下去,吟黛,你一定要好起来,知道吗?”
     他从来没有为一个女人感到如此心痛过,他也不曾如此害怕过,天晓得他现在的心情是多么惶恐害怕,他好怕柯吟黛会从此离他而去,他更怕这辈子他再也看不着她、摸不到她、更感觉不到她!
     老天,求求您,不要带走她,请您不要!
     他第一次为了一个女人红了眼眶。虽然那么多的第一次都栽在她手上,但他一点都不在乎,因为他爱她,她胜过他现有的所有一切,只要有她,他什么部可以不要。
     只要有她!
     ※※※
     敛苍焱已经在手术室外待了三个小时以上,只见护士们来来去去,每个人都是一脸严肃,他曾拦下一位询问柯吟黛的情况。结果他得到的消息是她受伤的部位正大量失血,血压也在急速下降中,情况相当的危急,医生甚至还出来告诉他们,要有最坏的心理准备。这对他而言,犹如青天霹雳,他的心为此绷得死紧,似乎随时都会断裂。
     “别担心,我相信像吟黛那么好的人是不会有事的。”陆易辰拍拍他的肩膀给予安慰。
     “好人不长命,你没听说过吗?”敛苍焱一脸的痛苦,“她太好了,我怕老天会收回她!”
     “你想太多了。”
     “我怎能不这么想,要不是为了救我,她今天不会躺在那,生死未卜。”他万分地自责,“都是我害她的,都是我!”他恨不得受伤的人是他,她那么瘦弱,怎禁得起子弹的摧残。
     “你不需要自责,这些事和你无关,错的人是会计经理他们,不是你!你把吟黛受伤的错往自己身上揽有何益处?苍焱,冷静下来,不要胡思乱想。吟黛福大命大,我对她有信心,她绝不会离大家而去的,更何况,她舍不得离开你的。”
     “是吗?她舍不得离开我?你怎能如此肯定?我甚至不敢确定她爱着我,也许这一切全是我一厢情愿,她根本不爱我,她……”
     “够了,苍焱!”陆易辰看不下去地对他大喝,“这样都不像你了。”
     他悲恸地闭上眼,“我没有办法,你知道吗?当她在我面前倒下的那一刹那,我有多么恐惧,一想到我可能会失去她,我就……我实在无法想象如果失去她,我将面临多大的痛苦……我怀疑我是否会生不如死……”光想象,他就骇怕得全身发抖,如果成真的话……
     不,不可以,什么事都可以成真,唯独这一件不可以!
     他的吟黛不能死!
     绝对不可以!他握紧了双拳,激动地心忖。
     就在陆易辰无言以对时,手街室的门终于开敔,柯吟黛被护士推了出来,他们见状,忙不迭地涌上前去。
     “吟黛!”敛苍焱抚着脸色苍白如纸的柯吟黛:心疼不已,“你听得见我的声音吗?吟黛!”
     柯吟黛依旧昏迷不醒,丝毫没听见他在她耳边殷殷呼唤的低喃声。
     “医生,她的情况如何了?”陆易辰询问尾随出来的医生。
     “她虽然在手术时情况一度危急,但经过我们极力挽救,现在伤势已经稳定下来,不过由于失血过多,因此十分虚弱,可能要休养一阵子才会恢复。”
     “那就是说她没事了,不会有生命危险?”陆易辰为求保险的问清楚。
     医生点头。
     “那她要到什么时候才会苏醒过来?”
     “大概要明天过后,她才会有醒来的可能。”
     “谢谢你,医生。”
     “哪里。”
     “我第一次看她如此地虚弱,她一向都活力十足的。”敛苍焱痛心地低喃。
     “再过不久她就会恢复的,你放心好了,医生都说她没事了。”
     “是啊!她会没事的……”
     老天!谢谢您,谢谢您没将她带走,谢谢您……

图书 【落难王子】 由书友分享至【佳人书】jiarenshu.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